別人是別人,我是我!別靠和他人比較,來確認自己的地位 – TC-Sharing
別人是別人,我是我!別靠和他人比較,來確認自己的地位 – TC-Sharing

別人是別人,我是我!別靠和他人比較,來確認自己的地位

為自己訂立的原則和作法,不管內容是什麼都可以。

即使異於社會的常識及價值觀也無所謂,在稍微偏離善惡得失的社會價值觀之處建立規範,反而對建構自己的風格很有助益;就算是「一定要先斟紅茶,再倒牛奶」這樣的細節也無妨;還有,也不需要設定太多規則。

認真生活的人,應該發現真正值得遵守的事情並不多。

「唯獨這件事絕不讓步!」這種真正值得遵守的界線其實很少,而且,少,才好。

那些少數的原則,不論何種情況下都要堅決遵守,其他事情則可輕鬆放過,這種果斷的態度很重要。

無關緊要的事情跟隨流行,重大的事情遵循道德,藝術的事情聽自己的。」這是電影導演小津安二郎的名言,明白透露出他的人生哲學。在對自己很重要的事情上,徹底展現他的執著,除此以外的枝微末節,則泰然依循世間的規則。

小津導演的價值觀很有輕重緩急的概念。雖然日常的大半事情都跟隨流行,但絕對不會被流行帶著走。因為內心紮實建立了堅固的道德與自我規範,所以可以不受流行和時尚愚弄。

別人是別人,我是我

以我自己來說,在人際關係上,我一向抱著「別人是別人,我是我」的態度,因為我覺得與別人保持適當距離很重要。

這當然不是自私任性,只是不過度參與。和別人保持不即不離、不期待、不失望、與關係深淺親疏相符的適當距離,輕鬆交往,那樣就好。

還有,因為抱持「別人是別人,我是我」的原則,也不會和別人比較以推估自己的位置。我從來不會去比較畫得比誰好,收入是否比同世代的人多,以確認自己的地位和價值。

我擔任漫畫新人賞的評審委員,知道數以千計的龐大應徵稿件中,達到值得評審水準的作品只有一小撮。應徵作品獲選為「真金」的比例很低,應徵者完全不知誰的作品是競爭對手,因此,把心思放在和別人比較與競爭,幾乎毫無意義。

所以,獲選的最佳對策就是畫出最好的作品,以個人的最高成績為目標。亦即,

與其和別人比較競爭,不如認為「所有的競爭都是自己和自己的戰鬥」,傾全力逼出最好的自己。

這種擺脫比較的想法,也是出自「別人是別人,我是我」這乍看淡泊的人際關係原則。

有風格的人,才能成為強者

或許有人發現,坦率其實與「堅強」相通。只有堅強的人能夠坦率行事,懦弱的人很難坦率。

這樣說的意思,好像我是個堅強的人,但我絕對不是強者,我只是一個希望變成強者,但仍有許多弱點的人,所以我知道「為了變成強者,需要風格」的道理。我是樂天派,不會輕易期待,也不會輕易絕望。即使遇到難題,還是不忘保有一點「唉,總會有辦法」的樂觀。

悲觀主義來自感情,樂觀主義來自意志。依照這個說法,我應該算是意志優先於感情的類型,也就是根據意志思考事物的堅強之人。

因為長期從事自由業,我不結群組黨,一個人獨處也很自在。不但不以孤獨為苦,反而一天之中若沒有獨處的時間就受不了。也因為抱持「別人是別人,我是我」的原則,不拒來者,也不追去者。

在上班族時代,和大夥兒一起工作很快樂;當了漫畫家獨自工作,也有十足的充實感。和他人團隊合作、一個人孤獨作業,我都喜歡。

不過,這世上竟有不加入群體就無法生活的人。覺得一個人吃飯丟臉,怕人家看到,這好像就叫做「午餐伴侶症候群」。

對他們來說,獨處是恥辱,也是恐懼,因此拚命找同伴。難怪很多年輕人都有智慧手機片刻不離手的網路依賴症。不時常和別人保持聯繫,就感到不安;身邊有同伴時感到安心,獨處時莫名的害怕,這種「無法獨處症候群」正在蔓延。

能否忍耐孤獨?不是靠堅強和懦弱來分辨,端看是否具有自己的風格;不加入群體就感到不安,是因為沒有奠定自己的風格,也就是中心思想。

有些人因為還沒確立「自己的畫風」,沒有自己的規範和規則、原則和作法,在人群中就只好和別人比較,以確認自己的位置。

換句話說,能夠自助自立、不依賴別人及組織的堅強,是從風格中產生。

「一個人」一點也不可怕,不成群結伴,也完全可以生活。為此,要建立自己的風格,確立自己的原則。我就是這樣說、這樣做。

仔細思考,或許漫畫是我的天職。我的風格就是致力於喜歡的事情,再苦的工作也感覺不到「辛苦」,因此,不管在任何時候,漫畫總是能扮演著支持我、讓我變得更堅強的重要角色。

 

原文出處:經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