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機器人到底有沒有實用價值

不久前,所謂的機器人還是在汽車生產流水線上的裝在籠子裡的巨物,如今,社交機器人是時下頂尖大學實驗室的研究重心。

而在過去的幾年裡,社交機器人終於成熟了,一夜間,市場上開始充斥著類似的產品。其中有些是特徵鮮明的人形機。

社交機器人的繁盛

軟銀的Nao, Pepper和Remeo等機器人都有一個頭和兩隻手臂。

它們的設計都很有個性,巧妙了避開了所謂“恐怖谷理論”中的人機相似度極高的外表,像人又不會讓人毛骨悚然。

其他的機器人就沒那麼擬人化了,比如Blue Frog Robotics的Buddy在屏幕上安了張卡通臉,輪子可以快速滑動。

Jibo在喚醒人性方面就更巧妙了,它們固定的底座和頭部可以轉動和點動。

57aaa26835a7c

什麼是社交機器人?它們為什麼與眾不同?

Jibo的發明者Breazeal教授在一篇極富開創性的論文《朝著社交機器人前進》中,這麼描述社交機器人:

「它們可以以娛樂、參與和類人的方式與人們進行互動。」

在人和社交機器人的互動中最引人注目的特質就是情緒,它可以通過一個以對話為基礎的界面來實現。

比如,Amazon強化Echo設備中的虛擬助手Alexa,使之能夠理解情緒。

中國的Turing Robot更加超前,說Turing Robot OS已經可以理解情緒了。

隨後,Brezeal博士的研究表現出在身體姿勢中加上非口語化的程序,可以對增加人與機器人的互動、信任和自信產生深遠的影響。

她曾在2010年的TED演講中說道,人與節食鍛煉的機器人之間的互動要比他們與同樣的電腦訓練課程歷時要長。

從移動設備或者廚房炊台的圓柱物里傳來的虛無飄渺的聲音,能在桌上進行互動。

這是解決問題的辦法,還是個花招?

所以,社交機器人可以產生深遠的影響。

即便一個界面能夠理解情緒,只有當它把人和解決問題的方法連接在一起時才能發揮作用。

這當中有個難題,這些機器人能做什麼,他們可以解決什麼問題?

事實是,沒有人能把它變成一個很酷炫的元素,然後做出一個殺手級別的App,以旋風速度稱霸市場。

讓我們審視一下軟銀的機器人產品線。

Nao和Romeo是專門為技術人員,而不是普通人設計的研究平台。

Pepper是第一個致力於跳出傳統思維和終端消費者互動的、面向消費者的解決方法。

在許多零售店中,它都扮演了售貨員的角色。在日本的家庭中,它正在以陪伴式機器人的方式投入使用。

但是Pepper在這樣的零售店中,擔任什麼樣的角色呢?一個售貨員可以問候消費者、幫他們找到想要的東西並贏利。

而Pepper只能問候消費者。所以這到底是解決了一個切實的需求,還是只是一個花招呢?

居家機器人任重道遠

因為Pepper已經有了情緒智能化,因此有人認為它們已經可以扮演好居家伴侶的角色了。

那麼,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在住家環境中,誰需要陪伴?

毋庸置疑,孩子和老人。孩子們會和機器人玩得很開心,但是機器人還是不能取代成年人,

任何一個有孩子的父母和兒童看護者都明白這個道理,老人也的確需要陪伴,

但是他們渴望的是與他們愛的人的相處時光,而不是終日與機器相伴,任何一個照顧過老人的人都明白這個道理。

值得讚揚的是,我們在軟銀機器人的主頁看到,機器人陪護只是配角,它們不會取代人類。

但是,我們還不清楚時下的社交機器人會不會減輕看護者的負擔。看護機器人的工作效率會及時提高,但是還任重道遠。

最後,居家服務機器人還有些任務亟待完成——打掃房子和煮飯。

唉,繁重的家務活甩了當下的感應、導航和控制技術幾條街,我們距離見證一個真正實用的家務助手機器人的誕生還有好幾年呢。

當前的技術能提供給我們的最好的機器人是Roombahuo和AI driven bar tending machines。

作為一個長期的機器人狂熱者,筆者已經迫不及待想看到機器人在居家環境中的普及了。

現在,操作界面已經比機器人能做的事情要高端很多,只有當後端技術趕上了前端,我們才能見證真正實用的居家機器人的誕生。

原文出處:雷鋒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