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告訴那年的自己:勇敢點!選擇真正想走的路

2015年從輔仁大學織品服裝學系服飾行銷組畢業的宋芸樺,大三那年參加試鏡爭取到機會,在作家九把刀擔任監製、改編自己作品的電影《等一個人咖啡》中,詮釋女主角李思螢,清新甜美的形象、自然大方的演技備受肯定,成為許多觀眾認識她的起點,也讓她從學生正式踏入演藝圈。

去年,正在讀大四的她,在製作人陳玉珊執導的電影《我的少女時代》裡再次擔綱女主角,扮醜演出個性憨傻率真的林真心,舉手投足融入角色,讓不少觀眾在電影院裡笑中帶淚,也為她的演藝生涯再次帶來突破,以23歲之姿成為第52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最年輕的入圍者。雖然最後與獎盃擦身而過,但已在觀眾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站在大學畢業半年後的現在,24歲的宋芸樺如何回頭看4年大學生活,以及過程中逐夢的點點滴滴?

不管讀什麼系,怎麼過才是關鍵!

「我很早就知道自己喜歡表演,卻沒有自信、少了些勇氣。回頭來看,我會告訴當時的自己:『妳可以選擇內心真正想走的那條路。』」宋芸樺沉思了一會兒笑說:「如果勇敢選擇戲劇系,也許現在會有另一個方向。」

非科班出身、沒有戲劇背景的她,在大學期間交出兩部電影代表作,也從此確立方向。不過,從小在她心裡萌芽的夢想,其實是「唱歌」。小學六年級時,宋芸樺到唱片公司試唱卻被婉轉拒絕,讓她在挫折感中,丟棄了一直以來對表演工作的嚮往。

讀高中時,她參加熱門音樂社和班聯會,每每校內活動需要上台演戲和唱歌,她都樂在其中。然而,曾不被肯定的失落感,加上看到電視歌唱比賽節目競爭激烈,讓她暗自心想:「會唱歌的人實在太多了,這條路並不好走。」於是考大學時,她決定選一條「相對安穩」的路。

「當時對未來沒有明確想法,認為商科的應用範圍相對廣,所以把它做為大方向。」填志願時,她填了企業管理、國際貿易等商業相關科系,最後進了輔大織品系服飾行銷組。即使重新來過可能會做出不同的選擇,但現在的她也有不同體會:「不管讀什麼系,學會接受、享受自己的選擇,『大學4年怎麼過』才是真正重要的。」

學生時期沒包袱,最不用怕的是「失敗」。

「剛上大學時的我,和一開始的『林真心』很像,沒什麼主見,不敢大聲說出真正的想法,」宋芸樺笑說,林真心在劇中轉變、勇敢做自己,讓她也回頭看見自己最初所沒有的勇氣。她認為,大學和國、高中最不一樣的地方是相對自由,「許多空間和時間都掌握在自己手裡,可以彈性分配,選有興趣的課、多嘗試不同的事。」

織品系結合了宋芸樺喜歡的時尚產業,讓她讀得頗有興趣。課業之餘,大一時因緣際會下參與搖滾樂團「那我懂你意思了」的〈所以我停下來〉音樂MV,飾演女主角,自然演技在校園中獲得矚目,接到愈來愈多微電影或短片的跨校邀請,這部作品也成為後來陳玉珊注意到她的契機。

「當時沒有特別設下目標,就是單純享受每次演出的過程,反而逐漸找到方向,」她回憶那份摸索的心情。

累積一些作品後,她決定放手嘗試,走上表演這條路,進而和柴智屏的經紀公司簽約,上各種表演課程。當然內心還是有自我質疑和拉扯的時候,但「學生時期最沒有包袱,最不需要害怕的就是『失敗』,」她笑說:「勇敢去試,也許真的有個機會在等你;但不跨出那一步,只會離機緣愈來愈遠。

同時她和經紀公司取得共識,工作以不影響學業為主。「即使我讀的科系和工作看似有點遠,但我相信讀書一定會帶來好的影響,無論想法或態度,」宋芸樺說,她不想錯過學生階段,更想珍惜這個身分。

用力體驗不同生活,無形中都會成為養分。

正因為大學生活相對自由,「分配時間」成了很重要的學習,尤其對宋芸樺來說,工作和課業都想兼顧,更必須有意識地做到這點。「以前的我對自己很好,做事比較拖拖拉拉,」她回憶,但後來因為清楚自己要什麼,在時間被壓縮的情況下,她慢慢學會怎麼更有效率的管理每一天。

也因此,宋芸樺學到另一個課題:盡力並享受每個當下。決定踏入表演之路後,她接連參加許多試鏡,卻一再落空,讓她體會到:「單純用心投入其中,反而會得到更多。」與其患得患失,倒不如好好享受過程,工作時盡力於當下,走進校園就用心感受身為學生的幸福,無論是學習或者和朋友相處的時光。

或許是信念轉變帶來力量,宋芸樺在大三時參加《等一個人咖啡》試鏡,落落大方的風格得到九把刀肯定,從100個參加者中脫穎而出,經過長達3個多月的層層關卡,終於爭取得到李思螢的角色。「過程相當煎熬,但我也學著放輕得失心,」她回憶。

多了演員身分,難免蠟燭兩頭燒,但她盡可能不錯過每一堂課,有時徹夜拍戲到天亮,走出片場就直奔學校,「當下雖然會疲累,但一走進學校就覺得當學生真好,」她笑說。

事實上,輔大織品系課程拓展了宋芸樺更多元的視野和體驗,例如從行銷角度了解消費者行為,西洋織品服飾與文化課程則帶她了解西洋流行服飾的變遷和影響。

大三時,宋芸樺修了一門課,在系上服飾店實習一學期,以店員身分服務及銷售,學著找到顧客需求、溝通表達。「真心從客人角度出發,也把商品成功賣出去,收穫很多,」她回憶。

而另一端,這些經驗又充分回饋到她的表演工作上:「演員要詮釋各式各樣的人生,平時用力體驗不同生活、從不同角度感受,無形中都會成為表演的養分。」

過程裡,宋芸樺也學著「取捨」。畢竟,人生不可能什麼都想要。因為拍戲和宣傳集中在寒、暑假,她錯過不少和朋友相處的時光,尤其錯過畢業旅行。看同學在泰國玩得很開心的照片,不免覺得可惜,「但因為知道自己走在往目標前進的路上,所以沒有遺憾,」她堅定地笑著說。

宋芸樺認為,單純真誠的友情是大學時期最珍貴的禮物之一。她曾想過,成為藝人後,朋友的態度會不會轉變?「可是當我維持不變的相處模式,他們也還是像以前一樣鬧我、支持我,讓我從心底覺得溫暖,」她笑說,即使常因工作捨棄聚會,她也會積極用通訊軟體和朋友維繫感情。

還沒做之前覺得不可能,做了才發現是自己想得太難。

大四時,她和同學合作進行畢業製作,為一個指甲油品牌做行銷企劃,她負責和廠商溝通。整整一學期的製作過程裡,她試著了解廠商的需求和想法,對「做事」有了更深的理解。

為了取得成果展要展示的產品,原本認為廠商不會答應出借商品,宋芸樺和同學決定自掏腰包購買指甲油。沒想到她在店裡無意間和店員聊起來,對方聽了她們的來意後,表示樂意多借幾組商品。「有些事在還沒做之前,覺得不可能,做了之後才發現其實是自己想得太難,」宋芸樺說,這是她在大學期間學到最深刻的道理。

抱著這樣的信念,她在演戲中克服一次次挑戰。《等一個人咖啡》中一場3分鐘的哭戲,是她和劇組超過10小時的付出。「真正難的是,要學會讓自己的鼻水不能比眼淚先掉下來,」她笑說,演戲讓她學到不只轉換情緒,還要控制身體,在鏡頭前呈現最完美的一面。

拍攝《我的少女時代》時,她在寒冬穿著夏天的制服短裙,甚至有場沉入游泳池底部的戲,要控制身體不能顫抖;溜直排輪摔倒的那場戲,則是她花了2個月熟練直排輪後,重新對抗身體的自我保護機制,努力呈現出從零開始學習、反覆跌倒的慘狀。

她笑說,也許是一股「傻膽」,去年她在金馬獎頒獎典禮前2天接到邀請,沒有太多猶豫,就答應上台唱電影主題曲〈小幸運〉,首次在公開場合唱歌。「以前的我可能會因為太害怕而拒絕;但現在即使有壓力,我還是想把握每次機會到來的幸運,錯過了,不知道下次是什麼時候?」她說,一下台感到如釋重負而落淚的那刻,很慶幸沒有放棄。她認為,學生時期的迷惑難免,然而經歷這一切後,她更懂得相信自己的每一個選擇;因為她發現,當你真心相信、全力以赴,每個決定會一步步帶你走到想去的地方。

「趁年輕時勇敢嘗試,做了決定就相信自己,最後都不會後悔。因為就算在路上跌倒,也一定會留下一些什麼,成為未來自己的一部份,」宋芸樺說。未來,她將帶著這股信念面對更多挑戰。

宋芸樺,1992年次,輔仁大學織品服裝學系服飾行銷組畢業。大三時第一次參與電影,接連演出《等一個人咖啡》、《我的少女時代》,並以後者入圍第52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獎。

 

文章轉載自:Che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