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an Pham:從越南難民到 Uber 技術長的旅程

1979 年,當時越南歷經長達二十年的戰爭,已經傷痕累累,10 歲的 Thuan Pham 搭上了從越南出發的難民船,和他的媽媽、弟弟還有 370 多人擠在 60 公尺的船上,身上連救生衣都沒有。

當他們抵達馬來西亞,卻以難民身份遭拒絕入境,不願就這樣回到飽經戰火摧殘的越南,Thuan 的母親決定帶著兩個孩子搭上另一艘前往印尼 Letung 島的船,在那裡待了 10 個月。那時候,Thuan 會游到附近的城鎮買糖,然後他媽媽再把糖賣給其他難民來換取麵包果腹。

「我們那時候每天能賺到 10 分錢,而這對我們而言已經很奢侈了。我們能買到新鮮的魚,」現在已是Uber 技術長的 Thuan 回憶道。Thuan 這次為了 UberExchange 計畫來到德里,也因此有機會和我們碰面。

回顧他逃出越南的經歷, Thuan 說當時偷渡的生存機率大概一半一半,在旅途中,他和家人被海盜搶了兩次。

「我們不會驚慌失措,我們會冷靜地投降。就像創業一樣,就算你失去所有,只要冷靜還是能從頭再起。」

A U.S. Army sergeant and rifleman engage enemy targets with M16 rfles in Loc Ninh, October 1967. Vietnam marks the 40th anniversary of the capture of Saigon by North Vietnamese forces on April 30, the event that ended a war that lasted over 30 years, killing up to four million Vietnamese, the Vietnamese government said, and more than 58,000 U.S troops, the U.S. Defense Ministry has said. Vietnam refers to the event as the date of its reunification. REUTERS/Courtesy U.S. Army - RTX1AW33(路透社)

在戰場中玩彈殼的童年

Thuan 說在西貢的童年經驗讓他不再畏懼死亡,包括建立 Uber 在內,他總把所有事情當作學習經驗。「只要一有空襲,我們就會關起門窗,然後躲到桌子底下。」在天氣好的時候,Thuan 會和其他孩子一起去外頭把玩落在地上的上百枚彈殼,晚上的時候還會互相交換。

「我學到了,人生是短暫的。我總是建議年輕的創業家,把新創當作一次學習經驗,就算最後失敗了,你還可以重建。你們可是身在一個自由的世界。」他補充道。

生命就像一艘難民船

Thuan 把難民船比喻作「沙丁魚罐頭」,也在敘利亞逃到歐洲的移民船看到許多相同之處。離開越南時,他搭的船是 MT-2377 ,船上總共分成三層。「基本上,整趟旅程你都要待在某一層,緊緊貼在另一個人身上,動彈不得,」Thuan 說。他曾經在某一層裡面塞了三天,每一層都有一個小小的通風口給大家換氣。

那上廁所怎麼辦?「大家只能就地解決,然後就會像下雨一樣往下漏。我媽就待過其中一層。」他說。

A U.S. Huey Cobra firing rockets at an enemy target in Ia Drang, October 1965. Vietnam marks the 40th anniversary of the capture of Saigon by North Vietnamese forces on April 30, the event that ended a war that lasted over 30 years, killing up to four million Vietnamese, the Vietnamese government said, and more than 58,000 U.S troops, the U.S. Defense Ministry has said. Vietnam refers to the event as the date of its reunification. REUTERS/Courtesy U.S. Army - RTX1AW2S(路透社)

美國生活

在印尼上岸後,Thuan 的母親就申請了美國的庇護所,申請通過後他們便來到美國馬里蘭州,他的母親白天在加油站當收銀員,晚上在超市包裝雜貨。

Thuan 註冊了美國的學校,週末在洗車廠打工,身上總是穿著捐贈的衣物。「還記得我穿女用的襪子穿了兩年而且毫無自覺,直到有人提醒我才發現。」

在 1986 年, Thuan 申請到了麻省理工學院的電腦科學學士學程, 並於 1991 年畢業,當時網路產業正要起飛。

「我非常鼓勵有熱情的創業家多多接受教育,不管你有沒有畢業的打算,大學教育能為你開啟很多機會,」他說。

從麻省理工出發,這個越南孩子陸續加入了惠普實驗室、視算科技 (Silicon Graphics)、DoubleClick、VMWare 等公司,然後在 2013 年加入了當時涵蓋 60 座城市、擁有 200 名員工的 Uber,而現在 Uber 也已經拓展到了 400 座城市。

「我不贊成把你人生最精華的幾年拿去讀博士,除非是對人類和生命有所貢獻的領域,不然建立一家新創公司帶來的價值會更高,」他說。

Thuan 的父親則是留在越南的西貢,從軍人變成了老師。經過十年, Thuan 才終於有機會和父親見面,這時他已經完了學業,也已經成為合法公民。「到那時候,我們都變了,」他回憶道。

Uber CEO Travis Kalanick speaks to students during an interaction at the Ind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IIT) campus in Mumbai, India, January 19, 2016. REUTERS/Danish Siddiqui - RTX231O6▲Uber 執行長 Travis Kalanick (路透社)

Uber 還一天到晚當機的年代

在早期,Thuan 曾見證 Uber app 只因為一位工程師的程式錯誤或一台機器的 bug, 一天就崩潰好幾次。「因為我們早就經歷過犯錯的過程,所以我們現在不會當機了。創業者應該要在早期快速嘗試失敗。」Thuan 在 Uber 重建了系統,現在就算有些小地方出錯,系統還是能運作。

這位 Uber 技術長導入了混合式的架構,Uber 有自己的伺服器,同時也有使用 AWS 等第三方服務。

像是在中國等國家,請求就會直接傳送到當地伺服器,讓 app 更順暢。

在 Uber 解決全球問題

最近 Uber 在印度邦加羅爾設立了新的技術中心,也將專心針對印度解決問題,包括正確的定位、現金付款、在低頻寬運作等。他們也正要展開一些像是 UberEat 的新服務。

Uber 視野很大,「我們的隨選平台是以全球層級在考量的,打造一個平台,在數分鐘內便能為你帶來任何東西,這讓我很興奮,」他說。

給創業家的建議

Thuan Pham 這趟在印度的  UberExchange 計劃活動中,也輔導了一些新創,以下是他給創業家的一些建議:

  1. 你做的事如果能影響很多人,錢自然會來。如果你眼中只有錢,那你會非常不快樂。
  2. 打造一樣能讓改變或影響全世界的東西,會讓你充滿動力。
  3. 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你就能勇於冒險。在這條路上要玩得開心。
  4. 要懂得回饋。扶植人才能讓你得到滿意的結果。扶植團隊中在你走了以後,還能領導並影響上百條生命的年輕人,這會帶來很大的滿足感。

 

文章轉載自: INSIDE

Photo Credit:  TheInformation

原文為 《From fleeing Vietnam in a refugee boat to becoming Uber’s CTO: the journey of Thuan Pham》,刊登於 Tech in Asia ,作者為 Harsimran Julka,Inside 獲授權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