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麥肯錫教我的事-反對的義務 – TC-Sharing
那些麥肯錫教我的事-反對的義務 – TC-Sharing

那些麥肯錫教我的事-反對的義務

"I don’t have to agree with you to like you or respect you."──美國名廚、電視節目主持人安東尼‧波登(Anthony Bourdain)。

10 月下旬的紐約,雖然還要一陣子才會下今年的第一場雪,天氣卻結結實實的讓人哆嗦了起來。街道兩旁的窗戶裡、草坪上也紛紛冒出許多萬聖節的南瓜。

拉起風衣領口,快步穿過冷風簌簌的廣場,趕忙跳上已經在路邊等著我的車。熟識的司機一面發動車子,一面從駕駛座回頭跟我打招呼。

「今天要去見新的客戶啊?」

可不是嗎?好不容易順利地完成一個歷時 8 個星期的項目,本來還以為快要年終,客戶很多都計劃著放假去,應該可以沈浸在成就感裡休息個幾天。沒想到,才開心的過了星期六,星期天就接到公司合夥人的電話。

「有個客戶突然要求明天開始一項盡職調查(Due Diligence), 需要一個有醫療背景的人,你明天來一趟吧?」

盡職調查(Due Diligence)指的是當一家公司準備投資或併購另一家公司時,針對標的所做的徹底財務調查。白話來說就是查看看這家公司是不是有他們自己宣稱的價值。會找上麥肯錫來做,通常就是公開資訊很少,要查的很多,但又迫在眉睫,也就是準備天天熬夜的意思。一天大概瞇個 3 小時了不起,睡前刷個牙,起床時口氣還是清新怡人。耐操如我們,這種事還是能閃則閃。

果不其然,我沒日沒夜的調查標的公司一類重要產品的收支預估,這樣過了兩個星期。一天下午,剛端著第 N 杯咖啡走回會議室的座位,一陣敲門聲之後,客戶項目主管的頭探了進來。

「嘿!大家好嗎?進展得還順利吧?可以聊聊目前評估的結果嗎?」

其實人才剛到,屁股也還沒坐熱的合夥人馬上應和著:「當然當然!進來坐下談吧!」

對啊!阿不然勒!當然如果客戶可以去散個步,等我喝完咖啡腦袋清醒點談是最好啦,不過這種三不五時的突襲檢查反正也習慣了。

於是團隊成員開始一個個向客戶和合夥人簡報目前各項財務評估分析的初步結果。趁著兩個同事還在報告的時間,我趕緊整理一下今天資料終於齊備的財務預測模型。

突然,我的心臟漏跳了一拍。

雖然我很想說這是因為門口走進了輕舞飛揚,但是腦袋浮現的卻是──I’m"x"uck-ed。如果眼前的這個 excel 模型是對的,這類佔了銷量將近一半的產品,預估收入至少要砍掉對方報的三分之二以上。

才子陳玠安說:「轟!我的頭,爆了!」

很快地跟項目經理 Bruce 報告,他老兄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客戶就叫我了。一陣「事情進行得不錯」的假掰開場白之後,我還是把結論一個一個字的吐了出來。不耐的白眼, 在客戶臉上一閃而過。

「這可能性不大吧!做了這麼多年,沒看過有差這麼多的。何況,你們其它的評估不是都跟對方提的差距不多嗎?」客戶的微笑帶著點壓抑的味道。

合夥人點點頭,接著說:「嗯!大方向應該還是照舊。您跟財務長就先按原先的安排繼續進行吧!我們會把修正好的數據給您。」

「各位,我無意冒犯(Gentlemen, with all due respect),」喔喔~這種電影中的台詞,竟然從 Bruce 口中出現了!「但是我不得不提出異議。這份預估是綜合幾個不同方式測算所得,所有證據都指出實際的狀況與對方的數據有很大的出入。這對本併購案的影響太大,請給我們幾個小時,我們會給您和財務長一次滿意的簡報。」

當天晚上 9 點,我第一次主講對財務長的簡報。一星期後,產品銷量預估砍掉近 75%。交易取消。

那天會議結束後,我對 Bruce 說了聲謝謝,願意相信我還公然抗命。「應該的!那是我的義務。」能夠這樣扛住壓力,視保護團隊為義務的經理真是太帥了,真男人也!

「我是相信你沒錯,但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指我有反對的義務(Obligations to dissent)。」他的表情變得很認真。「我沒有選擇不那麼做的權利。證據就在眼前,為了客戶利益、團隊和公司的名譽,我不反對的話是我的失職。話說回來,你比我還清楚數據,以後應該要比誰都還第一個跳出來反對到底。」

其實也是,如果連最清楚狀況的人都還只跟著應和成了一言堂,那團隊好像也就沒有太大的意義,客戶找我們也沒啥價值了。在那之後的其他經驗中,也再再顯示,即時、懇切而有憑有據的反對聲音,常常是決策者最歡迎的一件事。

跟一個人持反對的意見,不但無損於我們對他的敬意或喜愛,更可能是我們對他表達尊敬最好的方式。尤其是在一個團隊之中,這表示他有可以信任的眼睛和耳朵,把團體的成功置於個人利益之上。

這也許是美式作風吧?在講究倫理和輩份的東方社會,行嗎?

在這方面,也許我還是樂觀的理想派。當然,拍著桌子跟主管唱反調這肯定死胡同。但至少我在中國的客戶好像還能接受我三不五時說「各位,我有點不一樣的想法給大家參考看看。」

至於那些你明示、暗示、再加上地圖顯示告訴他說:「不好意思,也許有另外一條不用掉下懸崖的路可以走噢!」,還是堅持跳崖最屌的上位者,團隊或公司的前景十分令人堪憂,可能還是擇主而事吧!

回家的路上,車外除了遠方疏落的燈之外,只剩一片漆黑。耳機裡,傳來五月天 阿信的歌聲──

「我不轉彎,我不轉彎,我不轉彎……」

 

Photo Credit:[email protected] CC BY 2.0

文章轉載自:CROS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