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3個思維定式,將我們牢牢困住

我們都是這個紙牌魔術裡的觀眾

不知你們有沒看過這個紙牌魔術:魔術師讓一個觀眾上台,他/她一邊洗牌,

一邊讓觀眾回答自己一些問題,同時讓觀眾按自己的要求做些事情。

然後魔術師將紙牌放下,要觀眾心裡想一張牌,之後魔術師重新洗牌,

讓觀眾掀開最上面那張,竟然真的是觀眾之前想的那張牌。

實際上,這是一種微妙的心理操控。當台上兩人交談的時候,觀眾只是回答問題,做魔術師讓他/她做的事情。

但實際上,魔術師是通過這個過程,讓觀眾集中註意力到應對他/她的要求上。

然後與此同時,在無人察覺的瞬間,魔術師手裡快速閃出一張牌,

而這個瞬間,被觀眾下意識地捕捉到了,他/她都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被灌輸了一個圖像意念。

所以,之後當觀眾被要求去想一張牌的時候,已經有了下意識的選擇。

這時候魔術師要做的,只是洗牌的時候讓這張牌在最上面而已。而這對魔術師來說,實在太簡單了。

實際上,這種意念的操控,不僅存在於紙牌魔術中,在現實中也無處不在。

從學校踏入社會的這十年,我養成的習慣之一就是:

碰到困境的時候,去質疑一切跟這個困境有關的思維和情緒模式。

而大多數時候,我都能靠這種方法,找到一條走出困境的路。

然後在這個過程中,我逐漸發現,我們在成長過程中,都被植入了大量錯誤的意識,

而我們的大多數焦慮、迷茫、踟躕、沮喪……幾乎都來源於此。

只是,我們就像那個忙於應對魔術師的觀眾那樣,太關注於應對每天的生活,

以至於對這種錯誤意識的植入渾然不覺。

錯誤意識1:追求工作生活平衡,而忽略背後的本質

以前在諮詢公司,面試顧問的時候,經常被問到工作生活平衡的問題,這大概是面試最常見的問題之一。

不僅面試者會問,有些面試官也會問面試者對這個問題的看法。

後來被問多了,我跟其中一個面試者發生了以下對話:

對方:您在諮詢公司這麼多年,怎麼解決工work-life balance(工作生活平衡)的問題?

我:什麼叫work-life balance呢?

對方(感到意外):嗯……就是,會不會有空餘時間享受生活?

我:那你覺得什麼是享受生活呢?

對方:比如旅游啊,做自己喜歡的事啊,陪家人啊……

我:如果現在有兩件事給你選擇,你願意發生哪一件。

一件是,你在工作中給客戶提供了很好的解決方案,他們請你吃飯表示感激;

另一件是,你太太跟母親發生了衝突,讓你裁決。這兩個場景,你選哪個?

對方:選前面那個。

我:對啊,所以你在乎的不是工作跟生活的平衡,而是痛苦跟快樂的平衡,

但工作不全是痛苦,而生活也不全是快樂啊。

這3個思維定式,將我們牢牢困住

我們經常把工作生活平衡掛在嘴邊,然而,我們大多數人其實從未認真思考過,

這句話的本質是什麼,它又是基於怎樣的假設前提。

實際上,這句話說的更多是個人在不同角色中的職責與時間分配問題,

但很多人在說「工作生活平衡」的時候,理解的卻是「工作=付出=痛苦;生活=享受=快樂」。

然而,工作只是付出嗎?當你感到自己在成長,是否有喜悅感?

當你做成一件事情,是否有成就感?當你為他人帶來價值,是否有使命感?

而生活又全是享受、無需付出嗎?與愛人相處、教育子女、孝敬父母……這些,哪一樣是單純享受而不需要付出的呢?

所以,工作不等於付出,而生活也不等於享受。

那麼,付出是否等於痛苦、享受又是否等於快樂呢?

就拿做公益來說,很多人堅持不懈地為公益事業付出,然而並沒有為這種付出感到痛苦。

恰恰相反,他們從中體會到了利他的快樂。

反而有時候所謂的一些享受,比如買買買,收到快遞的瞬間覺得快樂,

但這種快感很快就消失了,然後又需要下一次更大的消費來維持這種快感。

從這個角度來說,付出不等於痛苦,而享受也不等於快樂。

並且有時候,當下的付出是為了獲取長期的快樂,而當下的快樂有時候卻會帶來長期的痛苦。

所以,我們追求的根本不是工作與生活的平衡,而是長期快樂與短期快樂之間的平衡。

那麼,持有這樣的錯誤意識會有什麼問題呢?

一旦我們將工作與生活對立,將工作與付出和痛苦等同、生活與享受和快樂等同,

那麼每次進入工作,大腦內部和痛苦相關的區域就會被激活,

長此以往,大腦慢慢建立起一個穩定的神經結構,一旦開始工作就會進入痛苦。

經常有讀者留言說:我想找自己喜歡的工作去做,但我什麼都不喜歡,怎麼辦?

之所以什麼都不喜歡,往往就是因為你的大腦已經建立起這樣的穩定結構,

所以任何工作在開始之前,就被你劃入痛苦的區域了,你又怎麼能發現自己的興趣呢?

另外,將生活與享受和快樂等同的意識,也會阻礙我們獲得生活上的滿足感。

因為當我們認為,生活就應該享受的時候,我們就不會願意付出了。

所以,很多人才會抱有這樣的擇偶觀:

我太累、太孤單了,如果能夠找到一個人照顧我、無條件對我好、幫我承擔這些痛苦,我就會從此快樂起來了。

戀愛和婚姻關係中的大多數溝通問題,往往都來源於這種對付出和享受的錯誤認識。

所以,去消除你大腦里關於工作和生活的條件反射吧。

錯誤意識2:將行為歸因於性格,而忽略能力

之前跟一個男同事合作,我給他工作要求,他完成之後需要給我審核,然後再發出去。

交給我的時候,我指出了好幾處錯誤,他說:這你都能發現,果然女生就是更加細心。

我對這句話深感不快,不僅是因為他的性格刻板印象,更是因為這句話非常不負責任,

企圖將責任推給性格,而不是自己的能力或態度。

實際上,我是一個非常大條的人,剛進諮詢沒幾天,

就因為數據錯誤被老闆罵得狗血淋頭。

所以,每次東西交出去之前我都強迫自己看三遍,還會總結出常見的錯誤,

做成檢查清單,下次檢查的時候重點對照。

當一件事情沒有做好,就怪罪於性格,這是阻礙我們發展的最大障礙。

其實,人的行為受很多因素的影響,

包括性格、動機、價值觀、經歷、外部影響、角色以及能力,遠遠不是性格一個因素來決定的。

舉例來說,很多內向的人,可能都經歷過這種掙扎:我怎樣才能讓自己外向起來,更好地與人交往呢?

如果按照上面這些因素,你最終是否能夠很好地跟人交往,取決於7個要素:

  1. 性格是否喜歡與人交往;
  2. 是否追求在人群中的歸屬感;
  3. 是否與交往的這個人/群體價值觀相符;
  4. 是否有此類場合下交往的經歷/經驗;
  5. 當時的社交氛圍如何;
  6. 交往當時你所處的角色是什麼;
  7. 你的人際交往能力如何。

在這麼多因素裡,性格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它只代表你對這件事的一種偏好,而不代表能否做好。

比如,內向的人喜歡獨處,但這並不代表,內向的人不具備跟人交往的能力。

實際上,我曾為一些公司做過研究,在很多公司裡,最能搞定客戶的銷售人員,並不是性格外向的人。

所以,當我們做不好一件事的時候,不要輕易訴諸於性格,而要知道這是一種需要掌握的能力。

只有這麼看待問題,你才有解決它的可能性。

並且,這種看法也才能讓你正視自己的天性,不會試圖去壓制它,因為,天性也被證明是幾乎無法改變的。

但好在,任何一種天性,幾乎都是有兩面性的。

比如自卑,阿德勒在《自卑與超越》裡提到,自卑有可能摧毀一個人,使人自甘墮落或精神異常。

但另一方面,它也可能使人發憤圖強,以補償自己的弱點。

如果我們期望在任何方面都完美無缺,那我們最終會成為一個十分平庸的人。

所以有效的做法是,不去試圖壓制天性,而應該最大程度發揮它的正面效應,

另外提高能力、採取措施來彌補它的負面效應。

這就好比:你跟一群人比賽跑步,你面前的這根賽道最短,卻佈滿了釘子。

正面效應是,這些釘子幫你打消了其他選手跟你搶捷徑的念頭。然而負面效應卻是,你自己也用不了。

如何解決呢?難道要去拔釘子嗎?不是,你應該要學會給自己做雙堅固的鞋。

這樣最能夠利用天然條件的正面效應、同時彌補了它的負面效應。

所以,面對你的天性,去做一雙鞋,而不是去拔釘子。

錯誤意識3:遇到挫折必須恢復,而錯過隨之而來的機會

上大學的時候,跟第一個男朋友分手,對方提的。

因為也只談了一個月,所以好像也沒什麼感覺,就是有點失落。然後我就正常吃飯和睡覺。

到了第二天,同學知道了這事兒,安慰我說:別難過了,初戀分手都會很傷心的,但你以後會找到更好的。

聽完這句話,我突然哭了,分手並沒有讓我特別難過,但經她這麼一說,我突然覺得:

初戀啊,書裡都說很美好啊,就這麼分手,不應該難過嗎?

後來想起這段經歷,覺得它跟後來的很多事情都很像:

找不到自己想要的工作,要刷劇來恢復心情;

想做的事情失敗了,要休息幾天恢復信心;

喜歡的人不喜歡自己,要胡吃海喝來忘記……

然而,誰說初戀分手就要哭、找不到工作就要刷劇、失敗了就要靜靜呢?

分手代表對方現階段不適合你,找不到工作是提醒你還有不足,失敗了是給你機會反思和成長。

我們理所當然地認為,挫折或失敗需要花時間去應對。

然而,我們低估了自己應對失敗的能力,所以硬塞給自己一個傷心的理由。

如果我們在每次挫折和失敗之後,就進入恢復模式,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需要療傷,

那就阻礙了這些挫折和失敗給我們帶來的全新視角、以及讓自己變得更好的鬥志。

而這些全新視角和鬥志,才是真正讓我們得以走出挫折的方法。

所以,你比自己想像中堅強,不需要那麼多時間來療傷。

其實,不管是工作、生活,還是失敗、挫折,抑或是我們戰勝天性的歷程,都會對我們的心靈產生深遠影響。

當工作、生活、自我、成就達不到我們的期望時,恰恰是我們從中窺見精神與心靈的機會。

它們都是一種嘗試,能喚醒我們最深處的本性,所以我們不要因為錯誤的意識而失去了喚醒自己的機會。

生命的意義並不是快樂,而是心靈的形成。而這些歷程,全都是我們雕琢自己個性的過程。

希望我們每個人,都不再做紙牌魔術裡的那個觀眾。

原文出處/36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