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看上民宿,背後的邏輯是什麼?

【推薦本文原因】

你是否想投資民宿?想知道為什麼那麼多人投資民宿?跟過往不同,現在許多人選擇了民宿,卻沒選擇飯店,為什麼民宿能做得那麼好?因為可以在這些民宿、客棧領略純樸的當地文化、主人情感,用心的民宿是可以長久延續下去的。


 

民宿投資-吉曉祥接到那個電話,是在莫干山的下午。他被告知,幾天后在北京有一場發布會,他是否有時間出席。崔超也收到了同樣的通知,他覺得這件事挺重要的,就多問了幾句。「借宿的頒獎從來是現場發布,你上台之前,根本不知道會不會得獎。」所以,崔超對這一次提前告知有點不適應。不過,當他確認「山舍」在獲獎名單上後,即刻安排了北京之行。

吉曉祥是民宿品牌「大樂之野」聯合創始人。2013年,他和大學同窗楊默涵在莫干山一個偏僻的山村開了一家只有四間客房的民宿,套用《山海經》的典故,取名「大樂之野」。大樂之野引領了莫干山民宿風潮,目前已有兩家店,39間客房,還衍生出野有食、野有酒、野有咖等配套業態,是莫干山這個中國民宿發源地最具代表性的品牌。而今年,大樂之野還會走出莫干山,在安吉、蘇州開出新民宿。

资本看上民宿,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山舍被認為是杭州最好的民宿品牌。日本奢華酒店品牌虹夕諾雅掌門人星野佳路,去年秋天第一次到杭州,就指定要住山舍。因為,他聽說虹夕諾雅今後在中國的對手,可能就是民宿。

崔超和妻子宛君打理著這家龍井山里文藝又溫暖的民宿。今年,他們又進入在別人看來民宿早已飽和的莫干山,要開設第二家山舍。

眾籌共建人:這是我想要的生活方式

助推大樂之野和山舍拓展的,是資本。這兩年,民宿成為風口,吸引各路人才和資本進場。生活方式眾籌平台「開始吧」就憑藉民宿眾籌,成為國內領先的眾籌平台。一年多時間,有近400個民宿項目在開始吧上線,95%項目眾籌成功,總認籌額超過15億元,實際認籌額達到10億元,平均每家民宿拿到約250萬元。大樂之野已經兩次在開始吧眾籌,山舍莫干山店的眾籌也在前期籌備中。這從一個側面證明了民間資本對民宿的看好。

资本看上民宿,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這些普通投資人追捧民宿,更多是受情懷驅動。根據開始吧提供的用戶畫像,這些共建人70%為女性,大部分在25-45歲之間,用家庭閒散資金投資,單個項目最高投資30萬元,最低1萬元,是典型的普通投資人。

這幾萬個分佈全國的共建人,使開始吧上優質民宿項目,要眼疾手快才有可能搶到。像麗江松贊林卡,2個小時籌到3900多萬元,千里走單騎的太陽宮,2000多萬元投資額,58秒被搶光。更神奇的是廈門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民宿Oneday,100多個上萬元金額的共建人名額,在14秒內被搶光。

晟道資本合夥人湯婷婷和開始吧有深度接觸,她也調研過部分共建人,給她一種強烈的感覺:「民宿共建人都是有情懷感、代入感和參與感的,並不是說要謀求更高的資本回報。民宿作為一種消費升級的產物,對他們是很好的情感消費出口。」

大眾點評產業基金投資經理張淵曾去莫干山參加過大樂之野眾籌路演,他驚奇地發現:「對資本來說最重要的投資回報,共建人幾乎沒問過,每一個提問的人,都在表白自己想投大樂之野,是因為喜歡民宿,喜歡這個新銳品牌。」

 

资本看上民宿,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風險投資人:民宿代表著未來的生活方式

也許看到了民宿的熱潮,2016年11月,開始吧把旗下的民宿業務獨立出來,成立了「借宿」,專為民宿解決資源、資金、推廣和人才上的一系列痛點。6月24日,在第二屆中國文旅產業巔峰大會上,借宿發布了「2017中國最具價值十大民宿品牌」。這是藉宿聯合經緯創投、辰海資本、元璟資本、晟道資本、華映資本、盈動資本、鐘鼎創投、浙商創投、雲鋒基金和創享基金等十家創投機構聯合推選產生的一份榜單,從影響力和擴展性兩個方面,全面梳理了民宿品牌。

而在兩個多月前的4月16日,借宿在杭州當著1500名從全國各地匯聚來的民宿主人和投資人,現場揭曉了「2017中國民宿榜Top50」。

资本看上民宿,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有人說,這是民宿最好的年代。據國家旅遊部門統計,截止2016年底,全國共有民宿5萬家,比2014年增加1萬家,從業人員150萬人。預計到2020年,民宿市場能達到300億的規模。國家和地方政府對民宿的支持,是民宿熱持續發酵的原因之一。

2015年,在國家一份促進消費升級的政策性文件裡,首次提到了「客棧民宿」,隨後地方政府相繼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民宿被視為鄉村復興的入口。與此同時,各路資本的湧入也助推了民宿。這幾年攜程、美團、首旅如家等跨界大鱷,以及眾多地產商也紛紛擠進民宿市場。

據不完全統計,民宿已發生十餘起融資。 2015年3月,宛若故里獲得青驄資本1000萬元天使輪投資,這也是第一家獲得風投的民宿。作為小而美的代表,宛若故里還上了阿里巴巴海外招股書。

隨後,瓦當瓦舍、詩莉莉、木西民宿、山里寒舍、康藤格拉丹帳篷營地等相繼宣布獲得融資,而鬆贊、千里走單騎、大樂之野等首輪融資也已基本完成。2017年3月,青普旅遊收購曾經的「民宿第一品牌」花間堂,引發業內轟動。儘管有民宿品牌把融資額誇大了十倍,但民宿獲資本青睞,已是不爭的事實。

「資本看上民宿,是民宿代表了消費升級,代表了未來中產階級的一種生活方式。」創享基金創始人錢峰表示,既然是代表未來,資本就會追逐。「投資也是需要升級的。」晟道資本合夥人湯婷婷表示,不管是投資也好,消費也好,都是需要再往上走一個台階的,民宿就是這個台階。盈動資本創始人大像也認為是「消費升級帶動了民宿」,這一輪民宿潮中,他最看好松贊、千里走單騎和大樂之野。

资本看上民宿,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大象的投資理念是先看團隊和稀缺性,千里走單騎和大樂之野有很好的團隊,松贊17年來立足藏區,不可替代。當然僅有這些還不夠:「民宿還要有成長性和規模性。」

錢峰對此也十分認同:「一個好項目是需要資本推動的。」在他看來,沒有規模,就沒有價值。隨著國內新中產階級興起,消費需求發生了變化,很多原來的商業模式和商業空間已難以滿足需求。

開始吧創始人、CEO徐建軍把這一輪消費升級定義為「非標對標準化的迭代」。「所有的人都大不過這個時代。」在第二屆中國文旅產業巔峰大會上,徐建軍斷言:「非標住宿會和標準住宿的酒店擁有一樣的體量。」

元璟資本合夥人陳洪亮更願意往消費平台下功夫,在他看來,單個民宿仍然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的。「民宿更加會往品牌化、集群化方向發展。」辰海資本創始人王維瑋認為,民宿未來巨大的發展空間,中國大量美好的鄉村還沒被開發,這將是一個幾百億的市場。

民宿從業者:民宿是一門慢生意

「投資民宿是看長線,不是暴利的行業,需要操盤者深耕細作。」山舍聯合創始人崔超認為,資本進入民宿行業是個好事情,行業要想發展壯大,沒有資本推動是不行的。資本的介入也可以讓有運營能力的民宿品牌早點佈局,做出商業模式,引領行業前行。

资本看上民宿,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從收益來看,民宿是一門慢生意,但並不代表不賺錢。」喜林苑總經理牟玉江表示,在大文旅發展與消費升級的環境裡,好品牌會有擴展性和想像空間。喜林苑由美國人布萊恩·林登9年前創建於大理小鎮喜洲。這一點與青島樸宿聯合創始人劉喆的看法不謀而合。

喜林苑和朴宿都在藉宿「2017中國最具價值十大民宿品牌」榜單上。不過,劉喆也擔心:「資本在要求快速回報的時候,可能會影響品牌的主動權和經營方向。」主人文化一直是民宿與酒店的區分點,也是民宿之間的競爭差異之一。大樂之野聯合創始人吉曉祥,則不以為然:

「即使沒資本的入駐,也有民宿主人會做得一塌糊塗。」

在日本和歐美,一些民宿深受旅行者喜愛,原因就是可以在這些民宿、客棧領略純樸的當地文化、主人情感。「用心做的民宿會繼續做得更好,」喜林苑總經理牟玉江表示,喜林入住率近幾年都保持在80%,從不排斥資本。

资本看上民宿,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隱廬」執行董事曹立意覺得民宿沒做好,不該急著去融資。民宿做好了,資本自然會找上門來。隱廬在蘇州古鎮開設的「同里別院」,只有五間客房,卻被認為精緻民宿的典範。

「先靜下心來做好產品,做好服務,帶好團隊。」西坡創始人錢繼良也有同感,他專程從莫干山趕到北京參加第二屆中國文旅產業巔峰大會「2017中國最具價值十大民宿品牌」頒獎典禮。

錢繼良2009年開出的「西坡」,已是莫干山的一個傳說,很多人想要開民宿,就是因為去了一趟西坡。錢繼良做過投資生意,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西坡可能是最早和資本關聯的民宿。西坡也是第一家擁有職業管理團隊的民宿,在莫干山以服務好、性價比著稱。

「民宿做好了,想不賺錢都難。」錢繼良已經鎖定黃山,準備沿杭黃線(杭州到黃山)再開設幾家西坡,「西坡也會考慮通過眾籌引入投資」。

 

主圖杭州山舍

文章資料來源為【36Kr】,經TC彙集整理,部分內容為TC創作,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TC Summary

許多民宿都與當地的文化做結合,只要用心、做得好,就會有投資人願意投資,顧客也會自動找上門,民宿是一門慢生意,需要長期經營,這已是消費的升級,未來的發展會不斷延伸。

 

《延伸閱讀》

【創業投資】7月項目投融資行動調查趨勢

對話紐約VC公司:我為什麼要投資 AI 創業公司?

線上金流明星Stripe再獲1.5億美元投資,市值達90億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