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淘金熱,誰說只能在網紅身上找商機 – TC-Sharing
直播淘金熱,誰說只能在網紅身上找商機 – TC-Sharing

直播淘金熱,誰說只能在網紅身上找商機

編按:有人形容一個接一個冒出來的直播平台,就像是一場直播淘金熱。但仔細想想,當年的淘金熱潮中,

賺到第一桶金的似乎是在一旁賣鏟子的那個人。來到直播時代,會不會也是相同結局呢?

 

如果直播是一場淘金熱,那LIVEhouse.in就是想成為賣鏟子而致富的那個人。

兩年多前,LIVEhouse.in也曾像近來崛起的Live.me、MeMe、UP一樣,想打造一個素人可以展現自我的直播舞台,

但現在他們已經有了截然不同的目標。LIVEhouse.in共同創辦人鄭鎧尹認為,「Facebook一定會讓所有人做直播,

我們估計在2C(消費者)市場沒人可以跟他抗衡。」

因此,與其繼續留在紅海中混戰,他們決定轉往收益更明確的企業市場,也就是成為一家「直播軍火商」。

 

賣服務、賣技術,對準企業直播需求

他所謂的軍火商有兩種形式,一種是提供從前端企劃一直到後端製播的直播整合行銷服務,

如最近他們幫英特爾製播的直播節目《鬥陣來Play》就是一例;而另一種,則是將LIVEhouse.in平台上的直播相關技術模組化後,

以SaaS(Software as a service,軟體即服務)模式銷售,他們稱之為StraaS。鄭鎧尹形容,

這個服務就像是去速食店Subway買潛艇堡一樣,只是他們供客戶選擇的不是火腿、酸黃瓜,

而是播放器、轉碼器等直播相關技術。像是即將在11月26日網路直播金馬獎頒獎典禮的friDay影音,

就選用了StraaS的聊天室功能。事實上,LIVEhouse.in執行長程世嘉補充,LIVEhouse.in這個直播平台也可以說是StraaS的客戶。

 

或許現在說來有些事後諸葛,但程世嘉表示,早在兩年前,在Facebook連影音功能都還沒有的時候,

他已經預見Facebook、Twitter等國際網路大廠都將加入直播戰局,而他認為在這樣的趨勢下,

直播將會成為各行各業的標準配備。因此,與其在紅海中和全球有將近18億月活躍用戶數的巨人去爭奪終端消費市場,

倒不如提早往產業鏈上游發展,開創另一片藍海。但在當時,包括鄭鎧尹在內,多數人都認為程世嘉太杞人憂天,

認為這恐怕是很遙遠很遙遠以後才會發生的未來,沒有立刻轉型的急迫性;再者,從現實層面來看,

LIVEhouse.in在當時或許已經小有成績,但畢竟起步不久,沒有扎實的成績可以證明自己的能力,要想做企業市場有如天方夜譚。

 

兩年內風雲變色,未來來得比想像更快

但兩年後狀況明顯不一樣了,不只Facebook來勢洶洶,讓大家意識到市場變化的快速,實際上也真的看到企業開始採用直播功能,

同時,這時候的LIVEhouse.in則已經是一個擁有電競、教育、政治等不同類型,累積千場直播經驗的公司。

因此,綜合這些條件,LIVEhouse.in大概從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初開始有大動作改革。

第一,針對於那些瞬間因Facebook而具備直播能力,卻不知道怎麼應用這項功能的品牌、企業,

LIVEhuse.in將自己累積的經驗變成服務,開始協助企業規劃製作直播節目。這當中有技術面,也有企畫面和執行面。

LIVEhouse.in策略長陳姵妤舉例,當客戶說要做直播時,根據過往的經驗,她們通常都會提醒兩大互動元素:

第一是機制上的互動,也就是要有一個空間和功能可以讓觀眾在直播時不停發問,或是發送表情符號等。

要有參與感,才會有高黏著度;第二則是企劃型的互動,也就是在節目播出前,

就要預先埋好節目的梗,讓主持人有計畫性的跟觀眾互動。

 

以協助商業化客戶內容資產為主要價值

另外,如果是對於直播已經有比較清楚的獲利模式,或是掌握有價值內容的成熟客戶,

他們則是會拿出經過市場驗證的直播技術模組,告訴客戶:「這是準備好的,你不用自己去測試兩年,

再去踩我們踩過的雷。」鄭鎧尹說。陳姵妤表示,「我們在做這個產品(指Straas)的時候,

會去想我們跟YouTube和Facebook有什麼最大不一樣的地方?」而她們得出的答案是,「我們要幫客戶商業化他們的內容資產。」

她舉例,趨勢科技過去一直都會舉辦線下講座,而當趨勢科技透過直播將線下講座線上化後,一堂課可以賣到3、4千元。

又或是ET Today也採用了StrasS的聊天室模組,「他們開始用聊天室的原因是因為,過去他們覺得他們的觀眾型態是淺碟型,

從其他社群媒體進來就走,留不住,也不知道是誰,那用聊天室,他們可以跟觀眾有一些Engagement,

例如要登入才能發言、發貼圖,那他們就會有會員。」這也是StrasS今年中推出以來觀察到的明顯客戶特徵,

「一種是他內容本身就很有價值,或是他知道直播可以幫他轉換。」陳姵妤說。

 

提早轉型,掌握半年至一年領先期

而鄭鎧尹相信,如果程世嘉沒有在去年做下轉型的決定,當Facebook開放大眾直播後,

「我們(指LIVEhouse.in)就會消失在這個浪潮裡面。」反過來,現在程世嘉相信,StraaS將會為公司帶來5倍、10倍的成長。

「2B(企業)市場更大。」他說。特別是鄭鎧尹認為,目前在台灣的直播平台雖多,但累積相同直播經驗深度,

並且投入工程研發的團隊不多。而且以LIVEhouse.in如此重研發的公司,都要花上一季至半年的時間才完成技術模組化、商業化。

所以他自信地認為,別人要追上來,「沒有熬個一年大概不行。」他也補充,

其他團隊或許可以從現有技術很快兜出一套解決方案,但最大的問題在於不穩定。

他之所以這麼說,就是因為過去他們有過很多類似的經驗,曾經,他們認為自己已經把除錯的工作做得很好,但實際上,

當直播流量瞬間放大時,平台就崩潰了。是後來他們才發現,問題原來是發生在第三方的API。「像這種雷沒踩過就不會知道。」他說。

 

競爭加快,現成工具更誘人

此外,程世嘉發現一個現象是,市場循環速度在加快,客戶的決策循環變得更短,現在可能只要一、兩個月客戶就會決定使用StraaS。

鄭鎧尹認為,其中一個關鍵在於,這些廠商雖然有清楚的方向,卻普遍沒有已經準備好的技術,但當競爭時機變得愈來愈重要時,

對這些企業而言,與其現在開始重新找人才建平台,StraaS的現成服務就顯得有吸引力。雖然StraaS正式上線至今還不滿半年,

總客戶數還不超過十個,但程世嘉樂觀看好明年StraaS就可以貢獻公司一半營收。鄭鎧尹也預告,

明年預計將會有更大、也更有說服力和指標性的案子宣布。誰說直播只能在網紅身上找商機呢。

 

原文出處/ 數位時代

圖片來源/ 數位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