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鴉片還管用?VR或許將取代你的止痛藥

一份調查顯示,VR在某種程度上和麻醉劑在減少人痛苦方面作用一樣好。

也許在不久後,你的醫生會給你一些VR遊戲,而不是給你開一些藥來減少你的疼痛。

好吧,這只是Matthew Stoudt的構想。他是Applied VR的CEO,致力於通過VR減輕人們在醫療過程中的疼痛和焦慮。該公司通過和一些醫院合作,讓病患使用三星Gear VR頭顯來使用這項技術,並對此效果進行研究。

目前為止,該公司已經開發出三種不同的VR“疼痛緩解”程序,還可以用於緩解焦慮,並且它也加入了一些第三方內容。 Applied VR平台的頭顯被用於醫院,醫生辦公室,以及會涉及到抽血,硬膜外麻醉以及術後疼痛處理的診所。

長期以來VR一直被開發其可用於緩解使用者疼痛感的潛力,使其可以作為醫療進程中分散注意力的手段,如對於燒傷患者的傷口護理。然而一直以來,將虛擬現實設備帶入醫院(或任何相關的其他地方)非常地昂貴。 Hunter Hoffman是華盛頓大學人類光子學實驗室的虛擬現實研究中心主任,同時也是疼痛控制遊戲(SnowWorld)的開發商,他表示使用VR設備進行特護病房緩解疼痛的部分研究成本是35000美元。

當然了,他們可以使用更便宜的頭顯,比如現在市場上的三星Gear VR,Oculus Rift和HTC Vive。如果醫院或者醫生考慮對他們的病人使用這種設備便會容易得多。

事實上,還有很多包括AppliedVR在內的創業者都看到了其中的商機。 AppliedVR的銷售服務——VR內容加上Gear VR頭顯——客戶支付一個Gear VR加兼容的三星高端智能手機的價格會遠遠超過100美元,但這仍然遠遠低於虛擬現實設備在過去花費的成本;它拒絕透露確切的定價。

man-1416138_1920

AppliedVR公司坐落於Cedars-Sinai醫學中心——這是公司的投資者,他們同時還投資了洛杉磯兒童醫院,並且正在使用他們的軟件進行指導研究。 Cedars-Sinai最近剛完成但尚未發表過的一項研究中,研究了一組有不同醫療條件的60例患者,這些人均患有胰腺炎腹痛或肺炎胸痛類似病症。他們使用了AppliedVR提供的相關內容,包括Bear Blast遊戲,在遊戲中玩家需要移動他的頭部向卡通熊扔球。

“我在辦公室裡玩了一些遊戲,遊戲很簡單,似乎還有催眠的功能:虛擬世界裡充滿了熊和球,你要以一個緩慢的步伐不斷前進,你要盡可能地多扔中一些以獲得相應分數。它不像大多數遊戲,你不會受傷或死亡。”

Brennan Spiegel在Cedars-Sinai指導健康服務的研究,他表示,研究人員發現虛擬現實軟件的20分鐘體驗使患者疼痛平均減少了24%。如果以0到10的標準衡量的話,在使用VR之前患者的疼痛值大約為5.5,而在使用VR之後疼痛值平均為4。

“這種減少急性疼痛的方法非常有意思,”他說,“這與我們從麻醉毒品中看到的不太一樣。”

Spiegel還表示Cedars-Sinai研究中心現在正進行一個對照試驗,其中一些患者可以擁有在住院期間任何時間內都能夠使用的虛擬現實頭顯,而其他人並沒有。

Spiegel對於虛擬現實用來幫助減少患者不適感,這一前景是懷著謹慎且樂觀的態度的。他認為這一技術對於疼痛中的人是有益的,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幫助他們得到放鬆,無論是在醫院還是在他們回家以後。但是,他也承認,這項技術不會幫助到每個人,並且在弄清它是否真正有用之前,必須收集到更多的數據。

Elliot Krane是斯坦福大學兒童健康兒科疼痛管理的領導,他也認為VR分散病患注意力的能力是有價值的。他表示,可以用物理療法幫助孩子,並讓他們在成像研究時能夠有所停留。對他來說現在最大的挑戰是找到那些想讓應用程序針對解決某些特定醫療問題的軟件開發商。

Spiegel指出,分辨出這個技術什麼時候有用,什麼時候無法使用也是同樣重要的。他記得自己曾經試圖說服一個癌症擴散的病人,讓她戴上頭顯設備然後把她傳送到虛擬的冰島上的經歷。當時那個病人看著他,好像在看一個瘋子。他說:“我們對於不誇大VR技術或任何其他的數字技術絕對是小心謹慎的。”

原文出處:雷鋒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