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der illustration of The More The Better title on road sign

月入十萬:大部分人努力的方向都錯了

知乎上的原問題是:月入十萬,難麼?
主題提到的月入十萬,顯然是站在一個打工階層的視角來看問題。
很多人工作後都非常努力,兢兢業業,早出晚歸,不忘閒暇週末報各種培訓班,
甚至脫產回爐再造念MBA,這一切的努力都指向一個目標:
早日昇職加薪,實現月入十萬,甚至財務自由的夢想。
然而殘酷的是,這些方式,基本都無法讓你達成月入十萬的目標,更不用說財務自由。
1. 一個純粹而簡單的真理。
所有打工者創造的價值都遠遠超過其獲得的收入。
假如你是一個房產銷售員,你每個月為公司創造的業績可能是幾千萬,但你的工資只有幾萬塊(已經很好了)。
你是一個產品經理,你主導的一款App為公司帶來了千萬級的投資,然而,你可能只拿到了不過三十萬的年薪。
你是諮詢顧問,沒日沒夜加班,做了一單三個月的項目,公司收取了客戶300萬的諮詢費用,
而你們所有項目成員,加起來不過拿到了30萬的工資。
2. 收入分配的優先級次序。
收入分配的要素按照優先級排序是:風險>資本>勞動。
對於單純的打工者而言,往往其投入的要素是優先級最低的勞動,
所以其在價值(收入)分配當中,也處於分配鏈的末端。
金融學裡一個基本的理念是,所有資產定價都無法繞開風險這一核心要素,
或者說資本資產的定價,就是對風險的定價,也沒有什麼大的問題。
諾貝爾經濟學獎的成果之一CAPM就是講述資本資產的定價,取決於它同整體市場的聯動性(風險大小,行業裡叫beta)。
這就是為什麼在投資行業,往往絕對收益最高的是成功的天使投資,
極端如MIH對騰訊公司的投資,3200萬美元變為現在近600億美金,回報2000倍,
這一成績全球投資界至今無人超越。這是對風險是價值分配的第一優先要素的最好例證。
不承擔風險,是不可能獲得高回報的。
同樣地,成功的創業者後續獲得的一系列財富,也屬於利用其承擔的風險,參與對價值的分配。
第二個要素是資本。
資本這一要素和風險往往是聯接在一起的。但有時也可以是分離的,
例如在Pre-IPO進入的資金,可能承擔的風險就比較低,
而早期的(互聯網)創業者幾乎不會憑藉資本參與後續創業成功的分配。
MIH類似的案例,則屬於資本和風險相結合的情況,為多。
最後才是勞動。
這就是為什麼之前提到的那條真理如此普遍而純粹。
因為勞動的提供者,幾乎不承擔任何風險(如果失業算一個的話),
無論公司經營情況如何,你總會獲得規定的報酬。
3. 另一個簡單而純粹的結論。
打工者創造的價值,通過讓渡風險,大部分轉移給了老闆(股東)
企業價值的大部分是員工創造的,這個結論沒有任何問題,
沒有哪個公司可以僅憑老闆和幾個管理層就能實現營業收入和增長。
但只有老闆承擔了公司經營的風險,員工沒有,甚至職業經理人也沒有。
員工通過讓渡自己創造價值的大部分給老闆,同時也讓渡企業經營的風險,這其實是一項公平的交易。
市場對風險的定價,以及由此形成的承擔風險作為首要優先要素參與產出的分配,
大概是人類文明發展過程中最偉大的發明之一,如果是某個人發明了這個規則,這個人足夠拿一百次諾貝爾獎。
對風險的承擔其實是市場發揮資源配置作用的關鍵之所在
在產出前面,以承擔風險的多少來決定最終的報酬分配,也是整個經濟和商業體系運轉最公平的保障機制。
富二代,官二代,貪腐怎麼解釋呢?
如果你把各種二代和他們的家族作為一個整體對象來看,其實就很容易理解。
貪腐官員,承擔了落馬的風險,政治生涯終結的風險,身敗名裂的風險,
所以他獲得了應該有的回報,從這個意義上說,也是非常公平的。
4. 離開風險的承擔,你只能過一般人的生活。
一般人是什麼意思?意思就是,概率這件事是很準的。
你不會買彩票中500萬,你不會成為比爾蓋茨或者李嘉誠,你不會坐飛機掉下來,
我們當中很少的人會創業成功,我們之中有30%的人會離婚,我們之中大部分人會活過65歲,
你也不會娶到范冰冰,或者嫁給王思聰,當然,王健林或者馬雲也不會哪天碰巧想起你來和你談個生意。
一般人是什麼意思?意思就是,競爭會讓你只能過上平均的生活。
你努力工作,兢兢業業,利用閒暇充電,回學校讀MBA,和上司同事處理好關係,
這些都是一般人所謂努力的範疇。
你會做,其他人一樣會做,你讀哈佛的MBA,別人讀個耶魯的斯坦福的,也並不比你差。
以上提到的這些努力,是沒有門檻,或者說門檻是不高的,有太多的人衝進來和你做同樣的努力,
最後的結果就是,你努力的回報只能是一個平均的水平,這是競爭的均衡。
這就好比,如果市場只有你一家賣菜的,你可以賣100塊一斤,但是如果有100家賣菜的,你只能賣2塊錢一斤。
5. 幾個身邊真實的故事。
故事一,小明的本科同學,美國Top10大學碩士畢業,回國在北京金融街國內排名前三的基金公司任職。
現在工作第5年,基本工資5萬,股市好的年景加上年終獎,勉強可以滿足月入10萬,不好的時候就只有呵呵。
故事二,小明一個非常年輕優秀的學妹,94年,本科畢業剛剛拿到某國際頂級私募股權投資公司的任職機會,
基本工資人民幣3萬5,我猜算上獎金,三五年之後,月入10萬也是有可能的。
故事三,我早年在PE/VC工作過,大概見過這個行業拿著高工資的大有人在,比如知名風投的合夥人,
不僅月入十萬,月入20萬,30萬的也不算罕見。但是,對我影響最深的不是這些人,而是我看過的一家公司。
創始人普通三本院校畢業,辦培訓班,對,就是很多名牌大學學生看不起的課外補習機構。
月入多少?我覺得沒有意義,現在35歲,公司年入2億。
這幾個故事最直接深刻地讓我意識到,財富的分配,
不是按照學歷,按照知識經驗,甚至不是按照「能力」來的,而是按照承擔的風險來的,如我上述講過的那樣。
前幾年我在香港,碰到美股大牛市,標普當年指數上漲超過30%,很多中概股翻好幾倍。
我自己的基金也當時運氣好抓住了VISN的兩個交易週翻10多倍的情況,這樣的結果,就不是月入十萬的概念了。
6. 正確的路是什麼?
你可能會說,買股票,或者至少上面描述的這樣買股票,和賭博有什麼分別?
創業成功的概率那麼小,一將功成萬骨枯,和賭博有什麼分別。
沒錯,從承擔風險這一點來講,投資股票的持續成功,創業的成功,和賭博的確沒有分別,不過這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得明白一個簡單但是很多人都會忽略的事實:
如果你永遠只在一般人努力的範疇裡努力,那麼你努力的結果一定會被競爭拉平到平均水平,
你永遠也不可能實現財務自由,甚至也很難實現月入十萬。
只有你跳出這片「努力」的紅海,開闢一個只有少數人涉足的藍海,
才可能真正取得大部分人都無法獲取的回報,這種回報,是對你承擔風險的溢價補償。
如果你貪圖安逸,生性保守,那你最好趁早放棄不切實際的幻想。
綜上,要想獲得高收入(如主題所言的月入十萬),不承擔風險,是永遠不可能的。
生活絕大多數時候都是只見賊吃肉,不見賊挨揍的遊戲,
不要只盯著別人的收入,要看看別人背後承擔了什麼,你是否承擔得起。
原文出處:i黑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