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一鳴:我遇到的優秀年輕人的5個特質

大家好!

各位都非常年輕,我今天來的時候挺有壓力。

因為我畢業快11年了,看到你們,真是覺得「長江後浪推前浪」。

我去年參加了武漢的校招,感覺新一代年輕人的素質確實都非常好。

我昨天就在想,今天應該跟大家分享什麼。

想了想,先把題目擬出來,把喬布斯的「Stay hungry, Stay foolish」,改成「Stay hungry, Stay young」。

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自己畢業後的工作經歷和體會。

另外,我作為面試官,過去10年裡,可能面試過小2000個年輕人。

有的和我在一家公司,有的去了別家公司,他們發展差別其實非常大。從算法層面上講,我們把這叫做「正例」和「負例」。

我想分享一下:為什麼「正例」和「負例」發展差別這麼大?

什麼是「Stay hungry, Stay young」?

「Stay hungry」,大家都知道,就是好奇心、求知若渴、上進心。但為什麼要說「Stay young」?

我覺得年輕人有很多優點:做事不設條條框框,沒有太多自我要維護,經常能打破常規,非常努力、不妥協、不圓滑世故。

10年過去了,有的年輕人,依然保持著這些很好的特質。我覺得這就算「Stay young」。

「Stay young」的人基本沒有到天花板,一直保持著自我的成長。

相反,很多人畢業後提高了技能,但到一個天花板後,就不再成長了。

我先分享一下自己畢業後的個人經歷。

2005年,我從南開大學畢業,加入了一家公司叫酷訊。

我是最早期加入的員工之一,一開始只是一個普通工程師,但在工作第二年,

我在公司管了四五十個人的團隊,負責所有後端技術,同時也負責很多產品相關的工作。

有人問我:為什麼你在第一份工作就成長很快?是不是你在那個公司表現特別突出?

其實不是。當時公司招聘標準也很高。跟我同期入職的,我記得就有兩個清華計算機系的博士。

那我是不是技術最好?是不是最有經驗?我發現都不是。後來我想了想,當時自己有哪些特質。

第一個,我工作時,不分哪些是我該做的、哪些不是我該做的。

我做完自己的工作後,對於大部分同事的問題,只要我能幫助解決,我都去做。

當時,Code Base中大部分代碼我都看過了。新人入職時,只要我有時間,我都給他講解一遍。通過講解,我自己也能得到成長。

還有一個特點,工作前兩年,我基本上每天都是十二點一點回家,回家以後也編程到挺晚。

確實是因為有興趣,而不是公司有要求。

所以我很快從負責一個抽取爬蟲的模塊,到負責整個後端系統,

開始帶一個小組,後來帶一個小部門,再後來帶一個大部門。

另外還有一點:做事不設邊界。當時我負責技術,但遇到產品上有問題,也會積極地參與討論、想產品的方案。

很多人說這個不是我該做的事情。但我想說:你的責任心,你希望把事情做好的動力,會驅動你做更多事情,讓你得到很大的鍛煉。

我當時是工程師,但參與產品的經歷,對我後來轉型做產品有很大幫助。

我參與商業的部分,對我現在的工作也有很大幫助。記得在07年底,我跟公司的銷售總監一起去見客戶。

這段經歷讓我知道:怎樣的銷售才是好的銷售。當我組建頭條招人時,這些可供參考的案例,讓我在這個領域不會一無所知。

以上就是我剛畢業時的特點。

後來,我陸續加入到各種創業團隊。在這個過程中,我跟很多畢業生共處過,現在還和他們很多人保持聯繫。

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看到的一些好和不好的情況。總結一下,這些優秀年輕人有哪些特質呢?

第一,有好奇心,能夠主動學習新事物、新知識和新技能。

今天不太謙虛,我把自己當做正例,然後再說一個負例。

我有個前同事,理論基礎挺好,但每次都是把自己的工作做完就下班了。

他在這家公司呆了一年多,但對網上的新技術、新工具都不去了解。所以他非常依賴別人。

當他想要實現一個功能,他就需要有人幫他做後半部分,因為他自己只能做前半部分——如果是有好奇心的人,

前端、後端、算法都去掌握、至少有所了解的話,那麼很多調試分析,自己一個人就可以做。

第二,對不確定性保持樂觀。

比方說頭條最開始時,我跟大家講:我們要做1億的日啟動次數。

(當然,現在不止1億了,我們現在的日啟動次數已經差不多5億。)

很多人覺得,你這家小公司怎麼可能做得到呢?大公司才能做得好。

所以他就不敢努力去嘗試。只有樂觀的人會相信,會願意去嘗試。其實我加入酷訊時也是這樣。

那家公司當時想做下一代搜索引擎(最後也沒有做成,只做了旅遊的垂直搜索)。

我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想的,我自己覺得很興奮。

我確實沒有把握,也不知道怎麼做,但當時就去學,就去看所有這些相關東西。

我覺得最後也許不一定做成,或者沒有完全做到,

但這個過程也會很有幫助——只要你對事情的不確定性保持樂觀,你會更願意去嘗試。

第三,不甘於平庸。

我們在座各位,在同學中已經非常優秀了。

但我想說,其實走向社會後,應該再設定更高的標準。

我見到很多大學期間的同學、一起共事的同事中,有很多非常不錯的人才,技術、成績都比我好。

但10年過去,很多人沒有達到我的預期:我覺得他應該能做得很好,但他卻沒有做到。

很多人畢業後,目標設定就不高了。

我回顧了一下,發現有同事加入銀行IT部門:有的是畢業後就加入,有的是工作一段時間後加入。

為什麼我把這個跟「不甘於平庸」掛在一起呢?因為他們很多人加入,是為了快點解決北京戶口,

或者當時有些機構有分房補助,可以購買經濟適用房。

後來我就在想一個問題,如果自己不甘於平庸,希望做得非常好的話,其實不會為這些東西擔心:

是否有北京戶口,是否能買上一套經濟適用房?如果一個人一畢業,就把目標定在這兒:

在北京市五環內買一個小兩居、小三居,把精力都花在這上面,那麼工作就會受到很大影響。

他的行為會發生變化,不願意冒風險。比如我見到以前的朋友,他業餘做一些兼職,獲取一些收入。

那些兼職其實沒有什麼技術含量,而且對本職工作有影響,既影響他的職業發展,也影響他的精神狀態。

我問他為什麼,他說,哎,快點出錢付個首付。我覺得他看起來是賺了,其實是虧的。

不甘於平庸很重要。我說不平庸,並不是專門指薪酬要很高或者技術很好,而是你對自己的標準一定要高。

也許你前兩年變化得慢,但10年後再看,肯定會非常不一樣。

第四,不傲嬌,要能延遲滿足感。

我在這裡舉個反例:兩個我印像比較深刻的年輕人,素質、技術都蠻不錯,也都挺有特點。

我當時是他們的主管,發現他們在工作中deliver的情況始終不好。

他覺得其他同事比他做得差,其實不是:他們確實可以算作在當時招的同事裡面TOP 20%,但他們覺得自己是TOP 1%。

所以很多基礎一點的工作,比如要做一個調試工具,他就不願意做,或者需要跟同事配合的工作,他就配合得不好。

本來都是資質非常好的人才,人非常聰明、動手能力也強,但沒有控制好自己的傲嬌情緒。

我覺得這和「不甘於平庸」不矛盾。 「不甘於平庸」是你目標要設得很高,「不傲嬌」是你對現狀要踏實。

這2000個樣本當中,我見到很多我原來覺得很好的,其實沒有我想像中的發展好,我原來覺得不好的,其實超出我的預期。

這裡我也舉個例子。當時我們有個做產品的同事,也是應屆生招進來,當時大家都覺得他不算特別聰明,

就讓他做一些比較輔助的工作,統計一下數據啊做一下用戶反彈啊之類。

但現在,他已經是一個十億美金公司的副總裁。

後來我想想,他的特點就是肯去做,負責任,從來不推諉,只要他有機會承擔的事情,他總盡可能地做好。

每次也不算做得特別好,但我們總是給他反饋。

他去了那家公司後,從一個用戶量不到10萬的邊緣頻道負責起來,把這個頻道越做越好。

由於這是一個邊緣頻道,沒有配備完整的團隊,所以他一個人承擔了很多職責,也得到了很多鍛煉。

第五,對重要的事情有判斷力。

選什麼專業、選什麼公司、選什麼職業、選什麼發展路徑,自己要有判斷力,不要被短期選擇而左右。

上面一些例子,也都涵蓋了這一點。比如當時很多人願意去外企,不願意去新興的公司。

06、07年,很多師弟、師妹問我職業選擇,我都建議他們去百度,不要去IBM、微軟。

但實際上,很多人都是出於短期考慮:外企可能名氣大、薪酬高一點。雖然這個道理,大家都聽過很多遍。

剛畢業時薪酬差三五千塊,真的可以忽略不計。短期薪酬差別並不重要。但實際上,能擺脫這個、能有判斷力的人,也不是特別多。

這些就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

謝謝!

原文出處:36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