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Facebook 帝國的黃金時代,社交媒體該如何重塑自身?〈二〉

其他早就存在的體驗呢?未來範式中最被低估但也是最重要的一個,而且是早已存在的,也許要數Twitch。

Twitch的發聲遠不及VR和Snapchat來得響亮,但他們也許已經無聲無息地,差不多準確掌握了此時此地的範式。

這裡我要發表一條免責聲明:我並沒有在用Twitch。

但最近幾個月,我越來越頻繁地聽到它被提及,因為嶄新類型的內容開始出現,

而且感覺上和剛它們的「祖先」——那種「老套的內容」加現場觀眾的模式並不一樣。

相反,它們是全新的模式:

三分之一是主動的遊戲化內容直播,三分之一是被動的媒體消費,還有三分之一是觀眾參與和互動。

想像一下在Twitch上講鬼故事,並且圍繞它打造媒體體驗吧。

(在Netflix根據《怪奇物語》開發的原創VR內容上面,我們已經看到了這種方式的早期應用——只不過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它能夠創造出豐富的、令人身臨其境的、妙不可言的體驗——

有點像秘密電影院(Secret Cinema:2007年始於倫敦的一種全新的觀影模式。

觀眾事先不知道觀看的影片,購票後會收到關於觀影時間、地點以及著裝要求的通知,在「影院」參演電影場景),

但是以一種全新的互聯網原生媒介來呈現,並且以數字化的規模效應迅猛鋪開。

這就是你在Twitch中所在的「那裡」與你在Snapchat中所在的「那裡」 之間微妙而又關鍵的差別所在。

在Twitch中,你是完全在場的。

一大波商品、服務和其他供應(都是真金白銀買的!)已經在電競行業中湧現,

所以它們也能夠很自然地融入到Twitch中去,無需取得任何許可。

就在最近,CS:GO發生了一宗賭博操縱醜聞,這件事模糊了遊戲世界與旁觀者、現實世界的界限,

也推倒了它們之間的「第四面牆」,轉而建立起一條移動的人行道。

Snapchat還沒有這種程度的沉浸感

(儘管我直覺上認為,品牌商們在特定時刻特定地方推廣濾鏡的行為確實是將其往前推了一步)。

我們的生命也許會一起「在Snapchat」裡擦肩而過,但那又是在哪兒呢?

這遠不如現在星巴克前面的「道館」(Pokegym)那裡來得明顯。

那麼另一種內容呢?我認為我們已經從Kanye West最新發布的專輯——

《The Life of Pablo》中看到了未來的另一面。這並不是因為專輯的內容——我覺得其實很一般——

而是因為在Tidal上發布幾天后,專輯裡的音樂發生了變化。

Kanye將專輯中的一些地方作了些小變動,因為他想要與眾不同。

然後,不約而同地,大家都突然意識到從流播時代開始這就已經是可行的了——但之前還從沒有人這麼做過。

為什麼這一點很重要?請再次回想我之前所說的,人與人之間的交流,

無論何種形式,其中大部分的愉悅感和細微差別都來自於表達的差異性,而不是穩定不變的輸出。

我們早就知道偉大的音樂家可以通過音樂、歌曲或者作品目錄傳遞出細枝末節的微妙差異。

看到Kanye對他新專輯的改動,即使改動本身很微小,我們意識到這些細微的差異現在有了第二重維度可以表現。

所有之前凍結在時間中的藝術形式現在都已經被解放了,重獲新生。

所以對於其他媒體來說,這一切又意味著什麼呢?我認為現在就對某些產品或者某些公司作出預測為時過早。

現實總是如此復雜、隨機,以至於我們都預見不到任何細節,甚至計算出發生的概率。

但我會說:我們正在見證一個新的風口開始在媒體業中出現。

我們將會看到的新內容和新贏家將是順勢而為,而且真正理解新的範式的人——因為他們會正確對待稀缺資源。

那些稀缺資源就是此時此地。我們所見的很多新聞、寫作、音樂、視頻和混合媒體內容也許表面上不會顯得截然不同。

但是決定利潤流向的風向將會改變,而那種變化所帶來的副作用會非常大。

不過,話說在前頭,儘管我剛唱衰了「閱後即焚vs真實的此時此地」,而且Facebook正在大舉進攻,

我還是覺得任何人都不應該認為Snapchat已經出局。

首先,他們對產品的感知顯然處於業內的頂尖水平——而且事實上他們仍然能夠保持新鮮感,受人歡迎,

這本身就是他們能夠繼續堅持下去的正面信號。

顯然,他們有用戶,而且數量與質量都還保持在不錯的水平。

而且他們有著最佳的突破口來打入看起來是最有價值的新平台:相機。

現在我們可以看到兩家典型的公司,他們一頭扎進舊的稀缺資源的新增獲取中,

並且藉著這個勢頭作為有效的突破口進入新的範式,直到現在擁有了新的稀缺資源。

這兩家公司是誰?亞馬遜和優步。如果你問我的話,這兩家都挺有前途。而Snapchat將成為其中第三位新成員。

總而言之,我認為我們正在見證著一個時代——一個推送信息流(由Facebook所壟斷)的世界,

這可以理解成「你可以參與到多樣化的信息流中來」,但作為交換,需要受到「單一自我」規則的束縛之間的大交換。

相機和閱後即焚信息兩大技術極大地增加了稀缺資源的獲取(表達的差異性),

而且我們已經看到舊稀缺資源的新增獲取的部分吸引了大批公司前來搶占(由Snapchat領頭)。

然而,這一波公司貌似並沒有真正掌握這些新的稀缺資源——此時此地。

未來媒體的範式也許能在Twitch之類的公司上看到,

他們本身就是圍繞這些稀缺資源有機地組織起來的——增強現實也是如此。

注:本文原載於 Medium.com,作者Alex Danco,由 ONES Piece 翻譯計劃 何聰聰 編譯。

原文出處/36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