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你能留下些什麼?」成為優秀的領導者,每天要問自己的事

成功學大師史蒂芬•柯維(Stephen Covey)《成功哪有那麼難》一書中,

提到他認為一個人是否有領導力,可以從個人領域和公眾領域兩個面向得知。

個人領域的成功:足夠正直、堅守原則

能先在個人領域贏得成功的人,才是傑出的領導者。這裡的成功指的是「戰勝自己」。

史蒂芬•柯維(Stephen Covey)認為:「唯有遵循正直與原則的人,才有能力領導他人。」

不過,許多人拒絕改變自己,即使他們已經意識到、了解到改變的重要性,他們仍選擇逃避,也就這樣錯過了成為傑出領導人的可能性。

為什麼大部分的人拒絕改變自己?柯維認為有以下 4 點原因:

  1. 不想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他們習慣把責任推給別人或環境。
  2. 不願意付出時間與代價:只有少數人(大約 5% ~ 10%)願意付出時間與代價,定義個人使命、人生觀或信念。
  3. 不想冒險、離開舒適圈:許多人雖然擁有個人願景與使命,卻不願付諸實行,因為這需要冒險與努力,並被迫離開舒適圈,讓他們因此轉而追求次要目標。
  4. 不知道從何改變起:他們此刻不具備追求個人成功的思維或技能,而家庭或企業文化中也沒有終身學習的典範,就連個人的成功都有困難了,更遑論公眾的成功。

公眾領域的成功:部屬認同、願意追隨

傑出領導人都會獲得公眾的成功。這關乎盪其他人是否願意加入你的行列,和你一同成就共同的願景。

為何如此多功成名就的人無法通過這項考驗?柯維認為有以下 3 個原因:

  1. 沒有安全感他們擁有個人的安全感,但與合夥人之間卻沒有建立共同的安全感。他們想駛出外海,卻把錨丟在港口裡。
  2. 沒有學會授權:許多人知道授權的機制如何運作,卻不願意充分授權,只因不想交出控制權,更不想把功勞拱手讓人,也不相信別人能把工作好好完成。

    我對這樣的人深表同情;當我自己的公司要擴大規模時,我也經過一番掙扎,才向大家揭露某些資訊。

  3. 沒有建立良好的環境:他們應該設法讓所有人共同創造一個互相支持的環境,或是一個有利於他們實現願景的文化。而不是坐在那裡,問題一出現,就把責任推給公司的主管或其他人。

如果你想實現自己的理想,成為一位傑出的領導者,你就必須重新審視自我。

你贏得個人與公眾的成功了嗎?只有當你贏得兩個的成功後,你才能與部屬建立起共同的使命感,成為所謂的「成功領導者。」

傑出領導者的自問:當你退休時,你希望留下什麼?

《成功哪有那麼難》書中有一個關於史蒂芬•柯維(Stephen Covey)的親身故事,或許可以給你做為上述例子的參考。

柯維曾與一家公司合作,這是家狀況不錯,但需要盡快進行內部改造計畫來迎接挑戰的公司。

這家公司的領導人當時 63 歲,他計畫在 65 歲退休。在他投入精力規劃整個改造計畫後,他發現這是個大工程,無法在兩年內順利完成。

於是他開始思考,自己是否要啟動這個計畫。

他可以選擇不做,畢竟自己再過兩年就要退休了,這個計畫伴隨著新的問題與風險,

如果實行不成功,還可能因此葬送掉自己的名聲。

或是,他可以選擇做,因為這個計畫會對公司的文化產生正面影響,讓公司在下個世紀立足於成長的有利位置。

柯維知道他心中的掙扎,只問了他這麼一句話:「當你退休時,你希望留下什麼?

他說:「我不知道。我從來沒有真正想過這個問題。」

柯維說:「你有兩個選項可以考慮。一個是你跳下去進行組織改造;

另一個是維持現狀,光榮退休,不做任何有必要做且可造福後人的事。」

他考慮了一個晚上。柯維隔天到訪時,他對柯維說:

「從來沒有人問過我想留給後世什麼。我其實不想為這個重大的計畫付出代價,

事實上,我暗自希望我可以光榮退休、希望自己的任期成為公司發展史上的最高峰。

但我意識到自己的動機是錯的。我應該為公司做這件事,讓公司在我退休後有更好的發展。」

他知道若要進行組織再造,就必須做出極大的承諾。

「我當然希望過上兩年舒服的日子,然後在告別演說時對自己歌功頌德。」

他對柯維說:「但事實上,我必須面對這輩子最大的掙扎。

不過,我已經得到了結論:如果我不努力為後世留下一些恆久的功績,我將無法面對我自己。」

這位領導人最後拋開了執著,選擇做出貢獻。在探究內心的過程中,他回歸謙卑,也清醒過來。

在自省的過程中,他對自己與他人展現無比誠懇與真實的一面,並勇敢做出結論:

我願意付出代價。我知道這個決定將會使未來的兩年職業生涯更有挑戰性,但同時也更加豐富。

領導者願意探究內心,才會有動力改變

柯維希望領導者探究自己的內心,問自己這個問題:我將留下什麼給後人?我對世間的貢獻是什麼?

這種內在探究通常會使你想要改變、再造自我,因為你意識到自己必須為了優質成長而盡一己之力。

而且,在深思與內省的過程中,與你想做出的貢獻有關的人,或許會開始加入你的行列。

當你下定決心要解決難題,並著手進行重大的改革計畫(不論是私下進行的個人計畫,或是公開進行的組織層級計畫),

你需要堅持到底的毅力,得開始處理與解決多年來一直困擾著你或組織的問題。

自此,你才終於開始有條有理的面對自己必須做的事。

你這一生想做的任何事,都可能是向內心深處探究的重要課題。

基本上,就是個人的成功激發的公眾成功。

原文出處:經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