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on Musk——世界上最不可思議的人

1433321454219
*文章來源:waitbutwhy,本文由 創見 曉培編譯

對於那些不熟悉 Elon Musk 的人來說,他就是世界上最不可思議的人。

我將用這篇文章來呈現,他是如何成為一個白手起家的億萬富翁和現實中的 Tony Stark 的(電影《鋼鐵俠》中的角色)。還是引用英國傳奇企業家 Richard Branson 對 Musk 的一段評價來解開謎團吧:

無論外界質疑聲多麼大,Musk 總能平息這些質疑聲,將所謂不可能實現的事變成現實。他的特斯拉汽車和SolarCity 的公司正將一個更清潔、可再生能源的未來變成現實…… 他的SpaceX 公司重新開始太空探索…… 矛盾的是,一方面Musk 致力於把地球變得更好,但同時他卻在建造宇宙飛船,幫人類離開地球。真正有遠見的人看到的是一幅全景,而 Elon·Musk 無疑是一個具有非凡遠見的人。

某一天,我正在家裡,穿著睡褲,緊張又興奮地快速踱著步,和我通話的正是大名鼎鼎的 Elon Musk。在電話中我們討論了特斯拉、SpaceX 公司、電動汽車、航空航天還有太陽能行業,他告訴我,他現在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讓人們很費解。他提議說,如果我有興趣寫一寫這些行業,寫出來的文章能有助於人們了解他和他的事業,他本人願意坐下來和我長談。

對我來說,這是求之不得的美差。不僅僅因為他是聲名顯赫的 Elon Musk,還因為我的文件裡有兩個擱置了一段時間的關於未來主題的文章要寫。這兩篇文章的主題是:

「電動汽車 VS 電氣混合汽車 VS 燃氣汽車,特斯拉公司的可持續能源策略」

「SpaceX 公司,Musk,火星??學習如何做火箭?」

我知道在未來,人工智能非常重要,但我對它了解得併不多。因為同樣的原因,我已經想好要寫這些主題,而 Musk 正在引領汽車和火箭兩個世界的革命。這就好像你有計劃去寫閃電形成的過程,就在這時天神宙斯打來電話,問你是否有問題要問他一樣。

就這樣,我開始行動了。計劃是這樣的:我先要去加州,看看​​特斯拉和 SpaceX 的工廠,和每一個工程師碰面,並且和 Musk 坐下來長談。想想就令人興奮。我不需要坐下來與工程師們詳聊,但我的內心依然充滿對他們的敬畏——因為他們都是世界一流的工程師和火箭專家,他們無所不知。所以我需要快速補點技術方面的知識。我要問 Elon Musk 的問題都是關於以下這些他涉足的行業:

1)汽車

2)航天

3)太陽能

4)能源儲備

5)衛星

6)高速地面交通

7)多行星擴張

為了這次西海岸的訪問,我花了兩週時間不停地看書,事實證明,想要順利訪問到 Musk,我還有很多東西需要學習。

在深入了解 Musk 的公司和相關產業之前,還是讓我們首先了解一下他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為什麼他能成為大人物。

Elon Musk 的成功因素

Musk 於 1971 年出生在南非。童年生活對他來說並不是很愉快:家庭生活艱難,也沒辦法適應學校的環境。然而,像你經常看的偉大人物傳記裡寫的那樣,他在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自學了。他的兄弟 Kimbal 回憶說,Musk 經常一天閱讀 10 小時左右的科幻小說,後來也看了很多的非科幻類書籍。四年級之前,他就開始堅持不懈地閱讀大英百科全書。

Musk 將人類視作計算機。當然我說的不是字面意思,而是本質上類比,一個人的硬件就是他的身體和大腦。他的軟件是思考方式、價值觀、習慣與個性。學習對 Musk 來說,簡直就是「下載數據和計算程序到大腦」的過程。在他還是個學生時,坐在教室裡聽老師講課反而像「慢得離譜的下載」,這讓他對正式的教學環境很是失望。直到今天,他的大部分知識都是通過自學獲得的。

在 9 歲那年,Musk 擁有了他的第一台 Commodore VIC-20,因此玩電子遊戲就成了他的第二大愛好。 Commodore VIC-20 配有 5 千字節內存和「如何編程」指南,用戶需要花 6 個月才能把它學完,而九歲的 Musk 三天就學完了。因為會編程,他後來還做了一個以太空為背景,名為「宇宙爆炸(Blaster) 」的小遊戲,並把它賣給了一家在線雜誌,賺到了500 美元(相當於今天的1200 美元) 。現在,Musk 回憶起這件事時仍然笑著說:「對一個孩子來說,這可是賺了一大筆錢。我完全沒有意識到那時我才12 歲。而且從這件事開始,基本形成了一個循環:我擁有的遊戲越多,電腦也隨之升級成更好的。我基本把錢都花在新遊戲上,還有就是用來買更好的電腦。」賺錢從來不是他的最終目標,金錢不過是他實現願望的手段而已。 Musk 從小便是一個務實的夢想家,這也是多年以後造就他與眾不同的創業之路的原因——縱然擁有同樣聰明的頭腦、敏銳的商業嗅覺和過人的遠見,但其他人的目標只是追求財富,而他卻志在改變世界。

儘管 Musk 出生在南非,但他自己從來沒覺得和南非有多少聯繫。他沒有融入當地的白人文化,南非的氛圍也不適合創業。 Musk 一直視矽谷為自己的福地,就在 17 歲那年,他告別了南非,啟程去了加拿大。因為 Musk 的母親是加拿大人,意味著移民加拿大比較容易,幾年後,他靠獎學金進入了賓夕法尼亞大學。

大學時代,Musk 開始思考自己的人生意義在哪兒,「什麼最能影響人類的未來?」他想出的答案是五件事:「互聯網、可持續能源、太空探索與多星球擴張、人工智能、人類基因密碼重新編程。」

他並不確定後兩個行業是否有積極影響,但對前三個行業的前景持樂觀態度,那時候他還沒想過自己有朝一日會參與到太空探索中,所以暫時將互聯網和可持續能源作為奮鬥目標,決定投身於可持續能源產業。

從賓大畢業後,Musk 前往斯坦福,本來是去讀能源物理博士,希望自己能發現比傳統電池更有效的方式來儲存能量。他知道這項技術對未來可持續能源的發展至關重要,有助於加速電動汽車時代的來臨。

但就在入校的兩天內,他就輟學了。當時是 1995 年,他「無法忍受只是看著互聯網時代過去而置身事外」,他希望加入到互聯網大軍中,讓世界變的更好。所以他退學並決定嘗試互聯網。在那個互聯網蓬勃發展的時代,他的首要行動就是去找一份工作。他選擇去 Netscape 公司尋找機會,但事實卻是——他直接走進大廳,尷尬地站在那兒,太過害羞結果沒跟任何人說話就走了。

初次創業便獲成功

Musk 從默默無聞到聲名鵲起,是從和他一起來到美國的兄弟 Kimbal 合作開始的。他們一起開了第一家網絡公司Zip2,一個幫助傳統媒體把內容和信息發佈到互聯網上的平台,其中包含黃頁和白頁功能,目標是幫助全國性的網絡媒體與地方商家合作,將產品地方化。因為預算很緊,Musk 和 Kimbal 及另一位朋友合租了一套公寓,就在公寓里辦公和睡覺,需要洗澡就去教會。作為首席程序員,Musk 不分晝夜地坐在電腦前工作。在 1995 年,很難讓企業相信互聯網很重要,很多公司對他們說,在互聯網上做廣告聽起來像「史上最愚蠢的事」。但最終,他們還是爭取到了包括《紐約時報》和《芝加哥論壇報》在內的一些客戶,公司也緩慢發展起來了。要知道,這是上世紀 90 年代互聯網蓬勃發展時期,初創公司往往賺一筆就走了。 1999 年,康柏以 3.07 億美元收購了 ZIP2,也讓當時年僅 27 歲的 Musk 賺到了 2200 萬美金。

Elon Musk——世界上最不可思議的人

Musk 每一次創業成功,就立即投入到下一個更難更複雜的事業中去。這也是他不墨守成規的性格使然。事後再看,2002 年恰好是互聯網泡沫即將達到頂峰的年份,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Musk 就在泡沫頂峰成功套現,實現了財富最大化。接下來,Musk 將自己四分之三的身家投入到新產業中去,大膽地打造了一個名為 X.com 的網上銀行。我們現在看來好像並無特別之處,但那畢竟是 21 世紀初,這一舉動在當時非常瘋狂,因為互聯網新興公司與大銀行競爭還是聞所未聞。

在 X.com 辦公的同一棟樓裡,還有另一家叫 Confinity 的互聯網金融公司,創始人是如今大名鼎鼎的彼得·泰爾(Peter Thiel)和 Max Levchin。 X.com 擁有快捷轉賬服務,後來 Confinity 也決定開發類似服務。兩家公司都開始注意到快捷轉賬服務的市場需求很大,這也使兩家公司之間的競爭愈發激烈,最終他們決定合併成一個公司,就是我們今天所熟知的 PayPal。

這次合併也給新公司帶來了大量內部衝突。 PayPal 培養了很多傑出的創業家,包括 Slide 創始人馬克斯·列夫琴(Max Levchin)、LinkedIn 創始人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等。儘管公司迅速成長,但內部協調並不太順利。到了 2000 年底,衝突終於爆發了。當時 Musk 正與他第一任妻子賈絲汀度蜜月,公司內部反 Musk 的一幫人迅速發動政變,換下 Musk 並推舉 Peter Thiel 做了 CEO。 Musk 對這一事件處理得非常好,直到今天,Musk 都表示自己不認同他們這一舉動,但理解他們為什麼這麼做。事後 Musk 仍留在公司擔任高管職務並繼續投資公司,2002 年,eBay 用 15 億的股票收購 PayPal 的過程中,Musk 也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作為公司的最大股東,稅後他拿到了 1.8 億美元。

事業和婚姻遭遇危機

2002 年,這位 31 歲的超級富豪並沒有按照正常人眼中的準則去投資和管理公司。在接下來的 13 年裡,他所做的都是探索和發展我們上面所提到的電動汽車和太空探索。現在,讓我們簡短回顧一下 Musk 在這 13 年中的商業部署:

其實在賣掉 PayPal 之前,Musk 已經開始如飢似渴地閱讀火箭技術方面的書籍了。在那之後,他開始了有史以來最不可思議和不明智的商業冒險——Musk 個人出資1 億美元開了一家名為SpaceX 的火箭公司,目標是將火箭發射費用降低到商業航天發射市場的1/ 10,併計劃在未來研製世界最大的火箭用於星際移民。

隨後,在2004 年,這項「火箭工程」才剛開始不久,Musk 又開始了第二次冒險之旅——他開了一家名叫特斯拉的電動汽車公司,目標在於通過加速發展電動汽車來徹底改變全球汽車行業,人類將因此飛躍進入可持續的能源未來。

2006 年,Musk 個人出資1000 萬美元,和表兄弟合夥開了另一家名為SolarCity 的公司,希望通過在千家萬戶安裝一種大型的、分佈式的太陽能面板系統,徹底改變耗能產品、大幅降低石化燃料產生的電力消費,並最終「大規模採用,加速可持續能源時代的到來。」

如果你觀察 Musk 賣掉​​ PayPal 後這四年裡的所有舉動,你會覺得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一個沉迷妄想的互聯網富豪,搞了一堆不可能做成的項目,完全是在揮霍自己的財富。真是滑稽透頂。

2008 年,Musk 陷入了人生的最低谷。 SpaceX 公司三次發射火箭都在進入軌道之前失敗。為了能夠引入投資和負載合同,SpaceX 必須證明他們能夠成功發射火箭,但 Musk 的剩餘的資金只夠一次火箭發射了。如果第四次發射也失敗的話,SpaceX 公司將宣告破產。同時,在灣區,他的另一家公司——特斯拉電動汽車,也瀕臨破產。他們推出了第一輛電動汽車 Tesla Roadster,然而外界均不看好這款車。矽谷八卦博客 Valleywag 發文稱特斯拉這款 Roadster 是科技公司 2007 年最失敗的作品。如果沒有 08 年的經濟危機,特斯拉的情況可能還會好些——但歷史沒有如果,全球經濟危機還是爆發了。這無疑對新興行業打擊最大。流向汽車行業的現金被吸乾,作為一個未經時間和市場證明的新興公司,特斯拉在經濟危機時受到的打擊自然也更大,很快,特斯拉就把錢用完了。

在 Musk 的職業生涯產生危機時,他的第一段婚姻也走向了盡頭。那一年,他的妻子賈斯汀在一場車禍後出現了心理問題,Musk 沒有任何耐心應對,隨即提起離婚訟訴。他說:「有一瞬間,我覺得自己一無所有。」

轉危為安

但是,我們似乎忘了 Musk 並不傻,他創立的都是些偉大的公司,只不過建造一枚可靠的火箭有著不可思議的困難,電動汽車也是一樣。沒有人願意投資這些外界普遍不看好的行業,尤其是在經濟衰退期間,Musk 不得不自掏腰包來搞自己的事業。 PayPal 讓他發了財,但這些錢並不足以長時間支撐他的產業:沒有外部資金,SpaceX 和特斯拉都撐不了很久。不是說 SpaceX 和特斯拉不是好公司,只是它們需要更多的時間才能成功,而當時的情況恰恰是它們沒有時間了。

然而,在最嚴峻的時刻,一切都有了轉機。

首先,2008 年 9 月,SpaceX 發射了第四枚(也是最後一枚)火箭,並取得了成功。結果堪稱完美,這足以讓美國航空航天局說「不錯啊,我們可以讓這個叫 Musk 的傢伙試一試」。 2011 年,美國宇航局與 SpaceX 簽署了一份價值 16 億美元的合同,根據協議,SpaceX 將為美國宇航員提供 12 次運輸補給任務​​。就這樣 SpaceX 活過來了。

緊接著,2008 年的聖誕前夕,在 Musk 湊了最後的錢用來保證特斯拉正常運營後,投資方勉強同意投資這家公司。五個月後,事情開始出現轉機——戴姆勒汽車公司投入了至關重要的一筆 5000 萬美元的資金,特斯拉由此避免了破產。

儘管 2008 年是 Musk 頗為坎坷的一年,然而接下來的七年卻是 Elon·Musk 和他的公司創造巨大輝煌的七年。

雖然 SpaceX 公司前三次火箭發射均遭失敗,但後來發射的 20 次火箭都大獲成功。美國航空航天局現在已是它的長期客戶之一,因為 SpaceX 創造了私營公司航空運輸成本最低的歷史。直到今天,世界上掌握了航天器發射回收技術的國家(機構)只有四個:美國、俄羅斯、中國,還有 Elon·Musk 的 Space X。 SpaceX 的「龍」太空艙成功與國際空間站對接後返回地球,開啟了太空運載的私人運營時代;該公司目前正在測試新的飛船,可以將 100 人送往太空。最新一輪融資中,SpaceX 從谷歌和富達基金 (Fidelity) 處共籌集了 10 億美元,公司估值達 120 億美元。

特斯拉 S 型電動汽車的「心臟」為鋰電池,且已被公認為世界上最快的電動汽車。根據 DragTimes 數據得知,特斯拉 S 型電動汽車可在 12.3 秒內行駛 400 米,成功擊敗 Dodge Viper SRT10。

SolarCity 公司在 2012 年上市,目前市值約有 60 億,並已成為美國最大的太陽能電池板公司。 SolarCity 在布法羅建了全美最大的太陽能電池板製造工廠,並有可能與特斯拉合作,用特斯拉最新推出的家用電池 Powerwall 來支持他們的產品。

SolarCity 最新的工廠建成後,Musk 的三家公司員工人數將超過 30000 人,目前他的個人淨資產已達 129 億美元。

Musk 的種種經歷和商業舉措都讓他成為一個傳奇人物。在建立一個成功的電動汽車公司及其在全球範圍內的增壓站網絡的過程中,Musk 經常被拿來和一些遠見卓識的企業家,如亨利·福特和約翰·洛克菲勒等來做比較。就連SpaceX 公司造火箭這樣的先鋒事業,也被拿來和霍華德·休斯(Howard Hughes,美國航空工程師,企業家)比較,還有許多人將Musk 和愛迪生相提並論,因為Musk 在工程學上取得的進步以及實現跨產業的進步和愛迪生有著許多相似之處。也許他最經常被拿來比較的還是史蒂夫喬布斯,因為他們都打破了龐大的、長期停滯的傳統行業,給了用戶前所未有的東西。人們認為,他是一個將被時代記住的傳奇。科技作家和Musk 傳記作者Ashlee Vance 指出,「Musk 的成就可能比休斯和喬布斯兩人的更大。Musk 選擇的是航空航天和電動汽車工業,它們都是似乎已被美國放棄的行業,但Musk為這兩個工業帶來了希望。」

Musk 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我在公寓還穿著睡褲,不知怎麼竟然就接到他的電話,這真的讓我受寵若驚。

在電話中,Musk 明確表示,他找我並不是讓我為他的公司打廣告,他只希望我能幫忙向公眾解釋他的這些公司將可能帶給世界什麼樣的改變,以及為什麼電動汽車、可再生能源的生產和航空航天那麼重要。他似乎已經厭倦了媒體對他個人的大量報導,他覺得在他所涉及的行業才有至關重要的東西值得人們關注。每次有文章寫他,他都希望他們寫的是化石能源供應、電池進步,或是太空探索對人類文明的重要性。

所以我敢肯定,「Elon·Musk:世界上最不可思議的人」這個文章標題會惹惱他。

但我有我的理由。對我來說,這系列文章中有兩個值得探索的地方:

1)要理解為什麼 Musk 選擇了他目前在做的這些項目。 Musk 深信,他現在所從事的事業會讓人類的未來更美好。我想探究他做事的深層原因,原因就是他關心整個人類。

2)要理解為什麼 Musk 能夠成就這些大事。每一個時代都會有一些偉大的人來改變世界,而這些人是值得我們研究的。他們的做事方式不同於其他人,他們有很多地方值得我們學習。

所以,在我去加州訪問的路上,我在心裡定下兩個目標:一是了解Musk 和他的團隊如此狂熱地投入到這些事業中的原因,以及為什麼這些事業如此重要,二是深入了解是什麼讓他能夠改變世界。

訪問第一步:參觀工廠

特斯拉工廠位於北加利福尼亞,而 SpaceX 工廠在南加州。除佔地巨大外,兩個工廠均有很多共同點。

這兩家工廠都明亮整潔,內部漆成白色,有著超高的天花板,給人感覺更像實驗室而非傳統的工廠。工程師和技術人員被有意安排在一起工作,以便讓他們密切合作,並及時給對方反饋。 Musk 認為這種集中辦公的工作方式不但能提高效率、降低成本,並且可以讓生產團隊和設計團隊緊密溝通、良好互動,從而互相激發、優化流程、發現問題並協同找到問題的最佳解決方案,最終實現創新效率的大幅提升。工廠裡幾乎沒有封閉辦公室,區間對每個人都是開放的。

和大部分汽車類似,特斯拉汽車的主要生產過程包括四部分:1. 沖壓製作各組件;2. 連接各組件組成車身;3. 車身噴漆;4. 安裝其他組件到車身(含電動機和電池組件的製作)。

特斯拉車身的金屬部分 97% 使用了鋁合金,它的輕量化可以讓電動機效率更高。沖壓機器把切割後的薄鋁合金金屬板沖壓成 Model S 所需的各種形狀厚度的零部件。這台巨大的沖壓機器有四組,多層薄鋁合金板材通過機器人手臂在四組機器裡依次沖壓傳遞,最終生成各種不同形狀的金屬零件。

各個沖壓完成的組件接著會交由機器人進行組裝,據特斯拉工作人員表示,工廠內至少有 150 個機器人。連接的第一個步驟是把部分鋼製底盤和連接件焊接起來,而後是整個車身的焊接,車身由 14 個大型組件構成,按照不同的工作區域連接起來。

車身焊接完成後就會送去另外的車間進行噴漆,噴漆結束後就進入了最後的整車組裝階段。整車組裝的第一步是安裝特斯拉 Model S 標誌性的全景天窗,由機器人根據現拍的車頂照片計算出安裝玻璃天窗的位置並精準放入。接著要把車輛的中控內飾、座椅、動力組件、車輪以及電池底盤裝入車架內。特斯拉的動力總成(電動機以及後輪的剎車盤)從底部裝入車身後方即可,並沒有傳統內燃機機車的大個發動機與傳統軸。由於電動機和電池是特斯拉的核心技術,相關車間並沒有對我們開放參觀,所以我只是看到了成品。

第二天是去參觀 SpaceX 工廠。為使工作環境更利於激發員工的創新性,SpaceX 工廠的顏色、辦公設備、垃圾桶甚至是廁所,都經過 Musk 的親手挑选和佈置。

SpaceX 的大部分火箭和航天器部件都在同一間廠房內建造完成,一起工作的工程師和熟練技工有 4000 多人。引擎、火箭、太空艙,火箭的大部分關鍵部件都在這裡開始成型。也就是說,從 SpaceX 工廠一端進來的是鐵塊,而另一端出來的就是火箭了。

訪問第二步:採訪員工對 Musk 的印象

參觀完這兩家工廠,我接下來的目標是訪問一些員工,讓他們談談對這位老闆的看法和印象,好讓我更深入地了解他。

Elon Musk 對手下的要求非常苛刻,這在業內是出了名的。如果你要跟 Musk 一起開會,必須事先做好充足的準備,因為整個會議過程對你來說就是一次艱難的考驗。一位自稱在 SpaceX 做過 5 年工程師的 Quora 用戶稱:「誰剛和 Musk 一起開過會,你一眼就能看出來。」

他表示,剛開完會的人肯定是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因為Musk 很可能會因為手下員工做的不夠好而把他們批得體無完膚(他可不會因為員工們已經辛苦工作了6 個月而手下留情)。因此,重點是和 Musk 開會前必須做好充足的準備。

另一位員工稱:「與Musk 一起開會時,我們都做好了充分準備,因為如果你沒做好準備工作,他會毫不留情地讓你明白這一點。如果他提出了一個合理的問題而你答不上來,那你就自求多福吧。我們開會的效率很高,討論都直達要點,而且全部都建立在實踐的基礎之上。」

換句話說,Musk 總是要求他手下的員工利用他從物理學研究中學會的一種方法,即第一原則來進行推理。 Musk 在接受采訪時說過:「我認為從第一原則來推理比類比推理更重要。」他說:「我們在生活中通常會用類比的方式來推理,比如我們在做某件事的時候,經常會認為我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其他一些事也是這樣做成的,或者其他人也在這樣做。但如果從第一原則來推理的話,你必須將事情或事物抽絲剝繭,分解成最基本的事實,然後再進行推理。雖然這樣做要花費更多的精力,但是結果往往更有創新意義,因為你是從頭開始,而非基於你之前已有的成就。」

曾經供職於特斯拉的人士稱,Musk 的野心和願景鼓舞人心,但這種進取心十足的企業文化也讓人筋疲力盡。

曾在 2008 年至 2010 年擔任特斯拉 CFO 的賴安·皮普爾 (Ryan Popple) 表示,正是 Musk 殘酷無情的完美主義才推動特斯拉達到了今天的高度。皮普爾如今擔任電動公共汽車製造商 Proterra 的 CEO,他還記得當時 Musk 要求特斯拉員工搞清楚如何為 Model S 生產鋁製車身面板,而非聘請外部供應商的情景。

生產鋁製車身面板技術難度極高,非常棘手,而且花費昂貴。 「他是屋裡唯一認為這是個好主意的人,」皮普爾稱,「包括我在內的很多人當時都完全不知道如何去做。」但 Musk 說:「我們必須實現它。」

特斯拉如今在自己的工廠內生產所有需要的鋁製車身面板。

採訪第三步:訪問本尊

採訪完 Musk 的手下後,我終於和他本人面對面地坐在一起了。剛開始的幾分鐘,氣氛略顯尷尬,不過等我開始問他一些問題時,情況有了好轉。我們聊了很多關於電動汽車、太陽能和航空方面的事,Musk 除了專注於自己的事業,同時還十分關注人工智能和人類基因密碼的發展。他曾在Twitter 上表示,「我們需要十分小心人工智能,它可能比核武器更危險。我們從小讀到的所有故事裡,那些把惡魔釋放出來釀成惡果的人,全都認為自己能完全控制它們」 。在此前接受 CNN 採訪時,Musk 更準確地表達了自己的看法,他認為人們應該對 AI 技術提高警惕,而他本人實際上「一直對這種技術高度關注」。

「我要時刻知曉人工智能到底發展到了什麼地步」,Musk 說,而圍繞他所陳述觀點的所有內容都指向了一個問題:「那些(研發)部門和企業,他們的安全工作真的充分嗎?我從始至終一直認為,在對待人工智能方面,必須創建一個具有跨州、跨國水準的監督管理體系,只有這樣,才能稍稍確保我們不會做出什麼太過出格的事情。」

這就是 Elon·Musk,他追求的是不斷變革,他的信念是改變世界。他的這些想法看似天馬行空,但事實上都基於對現實問題的洞察,並且直指問題要害。 Elon·Musk 的另一個迷人之處在於他看世界的眼光與眾不同。他善於以工程師的目光洞悉事物的本質,發現整個結構中引起革命性變革的關鍵點。這樣說來,他恐怕是當下最瘋狂的夢想家和最勤勉的實干家。

原創文章,作者:董老師
原文出處:36Kr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