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用懶人包的方式過生活了

作者:楊倩蓉/ 圖片:王創緯

 

部份人追求的是工作與生活平衡,不過,身為國際名廚的江振誠卻不是這樣想。在他看來,一般人所謂的工作與生活平衡,是將工作與生活區隔開來;但是江振誠的生活觀,卻認為工作本來就是生活的一部份,只要做的是喜歡的工作,自然會將它融入在生活中,更不會時刻去衡量兩者間的比重。因為再怎麼權衡,工作與生活永遠都不會達到令人滿意的平衡。

這幾年在國際料理舞台大放異采的江振誠,繼幾年前在新加坡開設的Restaurant Andre名列全球前50大餐廳後,去年年底,他開出在台灣的第一家餐廳RAW。

江振誠在開幕當天這麼說:「從我出生到現在,有3個地方我把它叫做家:台灣、法國與新加坡,是我成長過程中最重要的3個地方。」

令人好奇的是,在這3個地方,他如何將工作與生活融合在一起?

回台愛逛夜市,別人補眠,他去大自然採集食物

國中三年級就主動到餐廳打工的江振誠,經濟從不是他主要考量,單純就是對「吃」感興趣,希望讀書之餘,還能深入廚房了解「吃」背後的 過程。進入淡水商工餐飲科之後,當同學放學後多半忙著安排約會玩樂時,他繼續堅持在飯店餐廳裡打工,再將打工賺來的錢拿去買跟餐飲相關的書籍。當時的江振誠已不認為讀書歸讀書,生活歸生活,既然念了喜歡的科系,當然要和日常生活融合。

每次放學後或是打工結束,家住士林的他,會刻意提早下車,先到士林夜市轉一圈,品嘗各類小吃後,才心滿意足地回家。所以他笑著說:「即使士林夜市已經改了地方,但是每次返台,我仍然會刻意走進士林夜市晃一圈再回家。這段路程對我而言,就好像時光隧道,讓我又回到小時候最熟悉的生活。」

22歲那一年,江振誠踏入人生第二個家鄉,法國。在語言不通又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跟隨著米其林三星主廚Jacques and Laurent Pourcel兄弟,開啟他在米其林三星餐廳Le Jardin des Sens的學習經驗。

工作是無人體會的艱苦,早上6點就要準時上工,凌晨1點才打烊,在一天平均睡眠只有3~4小時的情況下,碰到難得1週僅1天的休假,其他同事都是趁機補眠,他卻積極安排自己打獵、釀酒、採野菇與採葡萄。這些活動常常凌晨4點就得集合,比上班時間還早,但是江振誠說:「有了這些體驗,等我回到廚房時,野菇就不再只是野菇,而是想到採野菇的過程;工作也不再只是付出勞力,而是更生動的畫面。」

如今落腳新加坡,有了家庭,每週照例休一天的他笑著說:「時間就是完全給我太太,她想購物我就陪她去,她想游泳或是只待在家裡,我都配合她。」

不曾放下美學閱讀,揮灑擺盤

不過,在工作之餘,閱讀始終是他從小到大都不曾放下的興趣,只是他從不看烹飪書,反而大量閱讀美學藝術相關書籍、雜誌如《KINFOLK》、《CEREAL》、《W》等。看起來跟工作無關,但江振誠解釋,事實上,料理也是一種藝術的呈現。他說,擺盤像畫畫,如何訂一個主題,想好構圖,這些都是從看書中獲得的靈感。

從台式生活到法式生活,再從法式生活走進地狹人稠的新加坡展開新式生活;無論場域如何轉換,江振誠的態度始終如一,那就是做喜歡的事,然後用心度過每一天。

江振誠這樣說:

工作與生活有更多交集,才是真正的平衡

我覺得其實台灣人還滿會休閒的,大家都很會找地方或是找時間休閒;但是從另一方面來看,台灣人不太懂得將工作融入生活,成為生活的一部份,這跟我在國外體驗的生活不太一樣。

在法國,大家並不會刻意將工作與休閒分開,反而會在生活裡,去做工作相關的事;因為如果區隔開來,那麼工作對你而言,就真的只是工作而已。所以前提是,你的工作必須是讓你開心或喜歡的。

我覺得,並不是休閒時間增加,就會讓人把工作做好,也不是兩者間誰多誰少的問題。因為即使生活時間變多了,如果做的是不喜歡的工作,工作時還是不平衡;反而是讓喜歡的工作與生活有更多交集,這樣才會達到我所認為的平衡。

現在的台灣需要有新的生活態度。有時候,我去演講時會跟台下的年輕人分享三件事:熱情、耐力與耐心。

要懂得花時間好好去做一件事

熱情,每個人都會講,但是我發現很少年輕人真的把工作當作投注熱情的對象看待,因為在工作上沒有興趣,無法享受過程,所以在生活上也沒有熱情。

其次是耐力,大家都缺乏耐力。對於覺得對的事,當然應該堅持到底,但是很多人會半途而廢,看到什麼比較好,就立刻輕鬆地改變自己原來的想法。

第三是耐性。因為缺乏耐心,什麼都要快,所以會有「懶人包」出現,卻忘了只有肯花時間去做,才可能做好。更大的缺點是不願意花時間好好過生活,不懂得花時間去喝一杯咖啡、看一本書、聽一個故事,因為什麼都搶快;在我看來,「快」是一件很危險的事。

以我自己而言,我從來不去羨慕別人什麼都懂,而是做我拿手的事情就好。我只花很多時間去研究我自己感興趣的事物,結果發現,這種深度的專一,反而是我喜歡的生活節奏。

之前,有一位科學家來我的餐廳用餐,因為他對料理感興趣,問我是否可以讓他到我的餐廳實習一個星期?我說當然可以啊!結果他上班第一天,我請他整理放置乾貨的櫃子,發現他將所有的乾貨按照字母的A到Z順序去排列,乍看起來變亂了,但是他告訴我,這樣以後工作人員要找果醬或是麵粉,只要用英文開頭去搜尋,就很容易找到。

這位科學家的方法,是我們做了一輩子廚師都不會想到的,這就是生活,他將他對工作的熱情融入在生活中,為我的工作帶來火花,既讓我的工作不一樣,也讓他的生活更有感。

至於我自己最理想的生活,是希望跟更多人分享對生活與工作的想法,希望影響更多人重新看待自己的工作與生活,讓大家換個角度去看看,現在還缺少什麼、如何讓它更好。